天元神殇

天元神殇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7:52:13

最新章节: “这烤鱼不错,配上胡椒等香料,外焦里嫩,真香。”青篱笑嘻嘻的将切碎的小葱加进去,一边说道:“那是,我的手艺还不错吧。”“不错不错。”妙止风和青篱在院中围炉吃烤鱼,夹了一点儿试味,又有些烫,吃了一小口,自己搓搓小手,很是可爱。“都这么久了,楚暝怎么还未回来呀?”止风问。青篱说:“公主你急啥呀,王爷忙

第9章 抢妻现场

妙止风咽了好大一口口水,心想,这是人还是神,怎么每次她要干什么他都知道,想说什么他也知道,他们有默契到这种程度么,请问?嗯?

“人间无聊,清盏贪欢。不过,四皇兄竟也在这里,我倒是惊奇得很。”楚暝看着自己的兄长,着重看着他牵的妙止风的手,主要是,兄长拉着自己媳妇儿的手没放开,这就令他不悦了。

楚炎接到灼灼如炬的目光,放了手,解释道:“六弟不要误会,刚好公主要出宫迷了路,我也是刚好下朝遇见,特地带她出来散散心,一起见见世面而已。”

妙止风更尴尬了,原来晟王早就知道她身份,果然楚家人的脑子,一个比一个精,都不是什么好鸟。

“你既然都送上门来了,跟他还不如跟我。”楚暝一把将妙止风拉到身前道。

妙止风歉意的朝楚炎笑了笑,一直跺脚,想踩楚暝,却脚脚踩空,急得她小脸儿通红,适才仰起头,鄙夷的嫌弃他道:“我跟你个鬼!死楚暝,你怎么也会来这种地方,那你干不干净还不好说呢!”

楚暝嘴角勾起,任凭妙止风动来动去,就是拒不放手,一脸坏相的道:“又恶人先告状,我干不干净,你一会儿不就知道了。”

他生来好看,曜眼流波,玉笄冠发,额旁垂丝一缕;容貌俊美,肤色白净,侧帽风流。着丝绸宽衣“疏密整斜于雪似,香轻软细与风宜。”,且他喜用香泽沐浴和熏衣,靠在他身边的妙止风又玲珑娇羞,粉雕玉琢,若堪称男男之风总是没跑了,画面太美不忍直视。

“看来,我今日不该来。”楚炎面露失落,整了整衣襟道:“你们玩儿,我先走了。”

楚暝看也不看他那皇兄,顶顶无畏的道:“四皇兄你是不该来,我是被世人惯说耻笑的废柴王爷,成天游手好闲,拈花惹草,饮酒作乐,没什么豁不出去的,而你,是要留着中正清流之名,洁身自好的。”

大型抢妻现场,就看哪方相形见绌。

“怎么对皇兄这样说话,过分了啊。”妙止风一手捂上他的嘴,赔罪语气道:“晟王殿下不好意思啊,来这都是我的主意,今天没带你们玩儿好,改天,改天我请你喝顿好的。”

“还改天?”楚暝掰开她的手,嗤笑道:“有我在,你还担心喝不好?”

什么意思?

接下来,妙止风就懂什么意思了。

来流文馆里取乐的,也不尽然都是世人所想的下作玩意儿,这里的男子也是风采卓然,迥异各色,甚至还有西域来的。一曲胡笛吹飞花,信手起诗成三行,男子抖着时下新宜的类肚皮舞,炫彩服装,也是怪好看的。

青篱和洛桑也在主子的应予下玩了起来,你来我往划酒拳,猜迷,你一杯我一杯,不亦乐乎。

楚暝和妙止风组织新游戏,与众美男玩什么行酒令“小蜜蜂”,围成一圈车轮战,一个个来。

妙止风一只脚踏在凳子上,首先出战:“两只小蜜蜂啊,飞到花丛中啊,飞呀,PIAPIA,飞呀……”,她喝得有些蒙,“啪”的一巴掌打在楚暝脸上,也不是很用力,就碰了一下。

楚暝炸毛,捋起袖子将妙止风摁在桌面上一顿揉搓,就像只斗场的白公鸡,非把对方按倒才开心。

“楚暝你这个无赖!”妙止风气极了,挣扎起来喝了一大口酒,想喷他一脸,结果被两美男捉住,她脚猛地一蹬,三人咄咄往后倒,后头一群人要来接住,结果就全躺下了,躺了一地。

众人顿时哈哈大笑,玩疯了。

“哈哈哈,洛桑你看我家公主,像不像斗败的母鸡?”青篱那货拍手叫好。

洛桑口无遮拦的嘲笑:“哈哈哈!幼稚鬼!”

“你们俩不准笑,过来,姐姐跟你大战三百回合!”说输,妙止风可不干,点了人又要开战。

楚暝白衣似雪的坐在椅子上,脸红微醺,今日是他玩得最肆无忌惮的一日,因为是她在,不是旁人,他无需留着心思提防。以往玩乐或者赌博,都碍于各自身份的不同,而不会尽心尽兴的玩开,像今天这样,实属难得。

妙止风就更是了,她出来玩都是撒丫子敞开了玩,不如楚暝想得多,于是这么一喝,就喝到了夜幕降临。

天黑了,他们也该回去了,特别是她回宫有宫禁,不方便。

楚暝对洛桑使了个眼色,洛桑拿了银子结账,再出去调马车,让青篱扶起妙止风,各自打道回府。

话说,他今日本是要到烟雨楼中探查最近营收的账册,在京中暗暗经营的生意和人手,哪些暗桩和铺面遍布长京,家族中暂时还无人知晓。

他走到半路,却发现四皇兄和妙止风要来流文馆,他这才放了手底下的事,唤洛桑悄悄订了天字房,背地里来了。本想不做声,只是看着她们想玩什么花样,没成想,有人比他更纨绔更流氓,仗势欺人,他这才出手的。

他一向流连于酒肆烟花之地,想必他今日来此,有妙止风在,四皇兄也是会认为他只是爱护未婚妻,不会过多起疑。

如此,恰好;时机,到了。

楚暝抱着喝飘了的妙止风上马车,亲自将她送回清宁宫,并立刻修书一封面见皇上,定他们完婚之期。

第二日醒来,妙止风觉得头有些疼,打量了自己全身上下,昨晚回来喝多了,应该是青篱给她换了身衣服她就睡下了,一觉睡到日晒三杆。并听得一件大消息,就是全宫上下都在传,祁王和王妃太恩爱,祁王连夜与圣上商谈自己与西晋公主的婚期,择日不如撞日,定于八月十五八月节那天,举国承欢,普天同庆。

她揪着自己的小脑袋,捋捋昨天都发生什么了,怎么消息来得如此突然,什么恩爱,这都什么呀,难道楚暝亲自送她回来,真是喜欢她?楚暝这人,给她感觉太奇特了,她着实不太相信。

不过也好,这样她早些有了名分,也可救国于危难,未免师出无名,南楚不好派兵救援,终于等到现在,从她离开西晋到现今已是半月有余了,倒不如现下就请旨让皇帝批准她婚后回国探望,也可彰显泱泱大国的皇帝仁德慈爱之心。

可正当妙止风念头初起的时候,另一个消息又来了,青篱从门外奔跑进来,手里拿着一封书信,简言传述道:“公主,太子殿下班师回朝,将大内禁军叛徒一一诛杀,禁军统领和校尉重新整顿,进行了大换血。国内一切平安,公主不用再担心了。”

妙止风认真的看了信,是真的,上面有父皇的贴身印信,她问道:“青篱,是刚收到的吗?”

青篱回答:“是的公主,不过看信的内容,该消息三日之前就已经传到了南楚,却不知为何今天才到我们手上。”

消息是个好消息,但是妙止风听了想一头撞昏过去,她奉献上自己,千里迢迢来到长京,成了名副其实的求嫁南楚五皇子,由于日常纠缠一起,做戏太过逼真,如今谁人不知,都传他们历经生死之后更加恩爱,成婚之日指日可待。

这婚,是推不掉了。她这辈子要磕死在楚暝这颗歪脖子树上。冷静下来一想,不对呀,楚暝消息灵通,应该早就知道西晋已经平定,他为何不说?昨夜还亲自去请旨敲定了婚期,动作这么快。

原因只有一个,那就是……故意坑她。

妙止风小拳头将自己裙摆揪得变了形,咬牙切齿道:“楚暝,你这个大骗子!”

她明明是与他商定做戏而已,她求他的帮忙,现她已经不需要帮忙,条款明明可以作废,他为何还要下手那么快,她又跑不了!

虽说不管如何她都是要嫁的,但心中总觉得被算计得彻底,楚暝那披着狐狸皮的小兔崽子,她是折他手里了,呜呼哀哉恨得牙痒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