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元神殇

天元神殇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7:52:13

最新章节: “这烤鱼不错,配上胡椒等香料,外焦里嫩,真香。”青篱笑嘻嘻的将切碎的小葱加进去,一边说道:“那是,我的手艺还不错吧。”“不错不错。”妙止风和青篱在院中围炉吃烤鱼,夹了一点儿试味,又有些烫,吃了一小口,自己搓搓小手,很是可爱。“都这么久了,楚暝怎么还未回来呀?”止风问。青篱说:“公主你急啥呀,王爷忙

第8章 姐带你玩

晟王,那也就是皇家的人咯,都是一家人,就不跟他客气了。

晟王这个人颇有些威严,身上有种令人难以靠近的气魄,妙止风向他道声谢,没敢多说话,也怕自己漏了马脚,被皇祖母知道她偷溜出宫,那还不得罚她抄三十遍宫规?

楚炎瞧了妙止风一眼,道:“方才我看你们好像对长京不熟悉,可否冒昧的问一句,你们要去哪儿?”

“有好酒,美男最多的地方是哪里?”妙止风兴奋的求人指路,还以为对方不知道她身份,青篱想拉住公主让她别说,她已经问出来了。

晟王正襟危坐险崩不住,噗一声被她惹笑,悠不住目光在她身上打量,感到不可思议的道:“你不过才十五十六的年岁,竟好男色……”

妙止风对晟王眨了下眼,神秘兮兮的附在他耳边道:“这你就不知道了吧,司空见惯了,才不会固步自封,习以为常了,自然就不会生死眷恋一人,故为此感情之事伤身伤心啊。”还建议人家:“我看你也不过才大我八九岁,你也姑且学学我,悠哉自在多逍遥,什么烦恼都没有。”

奈何,妙止风还是太年轻,未预料到的是,她今日所说的这番话一点屁的道理都没有,玩多了见过了,但当爱深了的时候,她依然放不下心中那人,当然,这都是后话了。

晟王快被这个鬼机灵和她那套想法给逗死了,打消了对她的防备,便忍着笑意道:“那我带你到地方,由你带我去见识见识。”

“嗯?”妙止风显然没想到他看起来这么正经的一个人,竟也要与她同去,这人一看就没去过小倌楼饮酒,那……这番就带他,去见识见识?

妙止风一副贴心大姐姐的模样,冲楚炎眨眼道:“走,我带你玩!”

“哈哈哈!”晟王开怀大笑,“你真是太有意思了。”当初还是他请旨提议,谏六弟娶西晋三公主,一箭双雕,暗渡陈仓与西晋往来,现下他居然有些悔意,倒想还不如自己娶了,明里都是和西晋亲上加亲岂不更好,皇家禁苑里他还从未见过如此独特的女子,如此见着,她也还好,并无那个邵王所说那般不堪。

晟王这会儿觉着妙止风只是单纯爱玩儿,便没太大戒心,孰知后来,他可在这单纯外表下吃了大亏了。

长京闹市中,有处门面清流的文殊笔墨馆,前院风雅集集,后院禁脔成瘾,称作流文馆,但当时爱玩儿的上层贵人们都或多或少的了解,流文馆,不过是掩着遮羞布的小倌馆。

看管给来者都分发一块桃木雕琢而成的圆片,每个圆片刻着数字,对应同号的房间,并问他们要分几个房间,好领他们过去。

平日威风凌凌的晟王神色尴尬,眼神里都是求救信号,似乎想打退堂鼓。

妙止风压了压他的手肘,让他放宽心,他们今日就是来见识见识所谓的长京美男有何风华,来喝个酒罢了,她其实也少来这等地方,心有些发虚,却又强装什么都懂的样子。晟王和他部下第一次来,什么也不懂,也不好这口,而她和青篱是女儿身,于是,四人偏就要了一间房。

刚踏入后院,便闻见一股浓烈的檀香,从天字零壹号房间散发开来,一人发髻散乱,衣冠不整,怒气冲冲的夺门而出,一个踉跄险些摔道晟王怀里,幸而被他护卫鹰戈给阻挡了,那小伙不知道自己冲撞了人,还指着屋内骂骂咧咧:“我呸!小爷我叫你是看得起你,仗着自己头牌,一点不听话,老子要你有屁用!这钱我今儿还就不给了!”

这边闹了起来,老板赶忙出来劝他消消气,哄着他道:“我的柳少爷哎,您今儿玩得不尽兴,我等也是十分的抱歉,那您今儿这单就免了吧。不过还烦请您体恤,把上上次的帐结一下,您看可好?”

“好什么好,有本事你递一纸诉状上京兆尹府衙,看我爹是怎么判的,本少爷就不信我爹还不派人把你这儿给拆咯!”那个柳少爷不学无术,嚣张威胁,一赖到底,借服务不满意为由,来白吃白喝白玩。

老板后靠官府势力,京中开红人馆本就不易,每年还要纳一笔不菲的税,上头的人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只好苦苦哀求道:“我养活底下那么多哥儿也不容易啊,那我算您是座上贵宾中的贵宾,把上次的帐结了,咱其余账目也不找你要了,成吧?”

那人口气松了下来,忽然一抬头,瞧见男装打扮的妙止风,双眼一亮,一脸色相的道:“咦,这个好……”

除此他想去牵妙止风的手,被青篱跳出来一巴掌拍掉,就势挡在公主身前,指着姓柳的鼻子大骂:“拿开你的猪蹄,我家公子岂是你能碰的!”

柳全庸怒又起,却看妙止风身后的两人魁梧高大,气度不凡,只好掉转头来欺负流文馆的老板,背指妙止风说道:“你要是将他搞定送到本公子房里来,我将这一年欠你的帐都清了,你看如何?”

老板感到很为难,“那位公子也是我们这的客人,这事情,不是我不愿给您办,是我不好给您办。”

柳全庸急不可耐的模样,对妙止风道:“你来这也是找乐的,你跟他不如跟少爷我,放心,我很温柔,又有经验,不会弄疼你的。”他心里好似被许多蚂蚁挠了痒痒,哎哟,瞧那张脸,肌肤白腻光滑,比这里的货色都要好,要是能好好摸上一把,两厢缠绵,简直快活似神仙,一想到这,口水都快流出来了。

“我去你奶奶个腿儿!”越听越不像话,妙止风发威了,奋起就要踹他一脚,没想到她还没踹上去就被后头的楚炎拉住,有人替她踹了柳全庸一脚。

一个熟悉的声音接着撂出一句话,并且中气十足道:“放心,那我肯定是要弄疼你的!”

凭空飞来一脚,那一脚还挺狠,柳全庸捂着下身要害,唤着哎哟哎哟,满地打滚滚,怒指着来人却说不出话。

“不滚再来一脚!”来人可止简单粗暴,又提起脚,吓得柳全庸赶紧连滚带爬的走了。

柳全庸边走边叫嚣:“你你你,还有你,都给我等着,本少爷记住你们了,不弄死你们我就不姓柳!”

忽而一阵疾风卷起,房内一张椅子似吊绳拉起一般,迅速飞出,朝他砸去,“啪”一声险些砸他个头破血流,魂儿飞窜,烦人的苍蝇终于消失在众人视线。

妙止风方才看清了当前的状况,那一脚是洛桑踢的,对面天字零叁号房内寂静无声,但那椅子应该是楚暝扔出来的,洛桑在的地方,楚暝一定在,或者说,有楚暝的地方,就会有洛桑,洛桑是他的影子护卫,夸张的说,不会离主人超过三尺远。

那么问题来了,楚暝怎么来了?关键是,他怎么也来这种地方?

楚暝从那间房出来,径直朝她走来,道:“你想问,我怎么会在这儿,是不是?”聪明绝顶的祁王早就知道她脑子在想什么,就好似放了应声虫在她脑子里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