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元神殇

天元神殇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7:52:13

最新章节: “这烤鱼不错,配上胡椒等香料,外焦里嫩,真香。”青篱笑嘻嘻的将切碎的小葱加进去,一边说道:“那是,我的手艺还不错吧。”“不错不错。”妙止风和青篱在院中围炉吃烤鱼,夹了一点儿试味,又有些烫,吃了一小口,自己搓搓小手,很是可爱。“都这么久了,楚暝怎么还未回来呀?”止风问。青篱说:“公主你急啥呀,王爷忙

第7章 睡过怕啥

楚暝将手中杯子一放,打破这僵局,道:“七弟,我知道了。”

“你,就是南楚的祁王殿下——楚暝。”妙止风终是转过弯来了。

他一直隐瞒身份,邺城那个郡守还对他如此客气,她早就应该想到,他身份不是那么简单的,难道是因为他实在不想娶一位刁蛮的西晋公主,他一早就猜知她身份,刻意不告诉她,怕她缠着他?

“你想让我娶你?”楚暝不否认,转而问她。

“嗯!”妙止风点头如捣蒜,“不过不是真夫妻也可以,我陪你演戏。”

“好。”楚暝一口应下,心底暗笑,真不真夫妻,他可不敢保证。

“谢谢你明楚,哦不,谢谢殿下。”妙止风激动得要扑上去,楚暝已经张开双臂等着。

七皇子在旁边窃笑道:“六哥,你的新王妃真有意思。”

妙止风警告的看着说话的家伙,他立马改口:“见过六嫂。”这个弟弟,令她气也不是,不气也不是。

妙止风提醒道:“你不是有事吗,去吧!”

楚暝迷之微笑道:“你不一起,见见我皇祖母?”

“我?”止风指着自己,觉得自己现在去见长辈,是不是太着急啦,不过也对,和亲之事要赶紧定下来,不然就这么拖着没个结果,西晋那边情况危急,不能再等了。

“那我们就走吧!”七皇子吊儿郎当的,与他六哥勾肩搭背,低声道:“我这六嫂怎么看起来凶巴巴的,六哥你要保重哦……”

南楚皇宫,宏伟大气,飞檐瞩目。

慈英殿内,一位和蔼可亲的老人家端坐在鎏金飞銮椅上,气派又庄重。

楚暝和楚誉双双行礼:“孙儿参见皇祖母!”

妙止风也道:“西晋妙成王之女妙止风,参见太皇太后。”

“哎哟,暝儿誉儿,你们来啦?”太皇太后见着他们三人,十分欢喜,眉开眼笑的朝这边儿招手,“来,走近让祖母瞧瞧。”

老人家瞧见了身后的妙止风,对她感到好奇,便问道:“这位美丽的可人儿便是西晋的三公主啊?你也上来让我老人家好好看看。”

太皇太后本来要去拉楚暝的手,看到妙止风后,就把手伸向了妙止风,七皇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皇祖母还是第一次对六哥“移情别宠”呢。

皇祖母左瞧又瞧,觉得这女孩子看得挺顺眼,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到身边来,疼惜道:“好孩子,一路山高路远的,你们受了不少苦吧。我听说你们遇到了劫匪,破天荒的连皇家队伍都敢劫,他们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!”

妙止风呵呵笑道:“太皇太后不必忧心,我们都没事。那些人已经被楚暝收拾了。”觉得这个奶奶甚是亲切,她长这么大,都没见过自己的奶奶,原来有个奶奶的感觉是这样的啊,阳光一般慈祥。

“哎哟是嘛!那真是太好啦!”太皇太后话是跟妙止风说的,但一边看向楚暝,笑得有些不怀好意似的。

直接称呼楚暝的名讳,普天之下这还是第一人敢这么当面称呼他,而且孙子不但不生气的,还一脸得意。他当初不是反对这门亲事吗,现在改主意?改主意了好哇,改主意了,老婆子这颗心也可以安放下来了,免得再为他操心。

老太后别提多开心了,喜上眉梢,都快把楚暝给忘了,这会儿想起点什么,忽然状似不喜的问他道:“听说你刚回来,又去那秦楼楚馆饮酒嬉戏了?”

楚暝垂头听教训,不敢有二话,皇祖母是最疼他的,他幼年六岁时生母被刺身亡,养到皇祖母名下,她老人家一直真心爱护他,否则被各种大大小小的暗杀得逞,他早殁了。

老人家语重心长道:“暝儿,你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不务正业,成天游手好闲的,你自从蓟北大营回来,非但无任何功绩,还总有流言蜚语传到皇宫里,终归是对你不利。你父皇给你赐婚,让你娶西晋三公主也是为你好,他终归还是疼你的。”

老太后又仔细的瞧了妙止风好几眼,怎么也看不够似的,再对自家孙子道:“哀家眼光不会错,你看这孩子多好,长得如花似玉,一双机灵的眼睛,多惹人讨喜呢,成婚之后啊,你可不能欺负她,不然我亲自找你算账!”

楚暝谦卑:“孙儿不敢。”

妙止风可是知道,老奶奶不光是表现得很喜欢她,老人家这是要给她定心丸,让她安心留在南楚呢。

“暝儿,我找你来,本是为了询问你的亲事,没想到而今你处理好了,那我便不多说了。你们且回去,好好休养些时日,待择了良辰吉日,你和风儿正式完婚。”

“是,孙儿全凭皇祖母做主,那孙儿就先行告退了。”他们一一告退,楚暝拉着妙止风走出殿外。

“放手。”出了殿,止风甩开他的手,“还没成婚呢,你拉拉扯扯的让别人看了多不合礼仪。”

“合不合的有什么关系,不是都睡过一起了,还在乎这些。”

“你……”止风一时语塞,这人说话口无遮拦的,什么睡一起,不就是在邺城周太守府中,抢那张床的时候引起的纷争嘛,什么呀就睡一起,这个死家伙,真是毒舌到家了,懒得跟他扯。

太皇太后将妙止风安排在清宁宫,着手下的人悉心服侍,并根据她的喜好,准备大婚用的一应杂物,期间,也找她说了些私话。

楚暝将他们两个发生的事都跟皇祖母说了,皇祖母如今来告诉她,他当初不想和亲,是怕被别人盯上,怕他成为争皇位的威胁,这些年蛰伏隐藏,他一心想查出他母后遇刺的真相,他顾及所有的苗头针对他,从而保不住自己不说,多年隐忍一朝作废,她作为王妃一样会受到牵连。

他表面看起来无心世事,其实内心里也有一份责任,希望她能好好辅佐帮助夫君,皇祖母说,你即将成为他最亲近的人,他打小便没了母亲,也未曾享受几分父亲的疼爱,你生气了只管打骂,只要别伤着他。祖母也是一番苦心,谁想对楚暝不利,都一一为他筹划挡刀,应对外界的麻烦,如今,连同孙媳妇儿,都做了准备功课了,祖母多为他着想啊!妙止风煽情起来连自己都羡慕,难得有这么个好祖母,那么今后,也是她的祖母了。

这些日子,皇祖母将她照顾得很好,吃饱就睡,胖了好几斤,她不能再吃下去了,得出去活动活动。

待在这儿都快憋死了,她在西晋的时候,三天两头的出去溜达,美酒美男在侧别提多快活,也不怪民众都传她好美男,但她这不是出去见识嘛,见识多了她也就不会为那一两个男人吊死了,这是为自己开拓眼界。

叫青篱弄来两套浅绿色的衣衫,趁侍卫换岗时偷溜出去,她反正也不知道自己跑到了哪个角落,面前是一条狭窄的巷道,只单独容一辆马车经过。想拦住问问人,这几天宫人们口中所说的,热闹非凡的天长街往哪儿走。

这时恰好有辆马车过来,见到她俩在路中间晃悠,就停了下来,车内的人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牵马的人回道:“禀王爷,是清宁宫出来的人拦住了我们的车马。”

“清宁宫?”车内之人探头出来望了望,两个瘦小男子打扮的人站在路旁,问询出宫的路,想是对皇城不熟悉,便对她们道:“二位是要出宫去吗?上来吧,我们同路,顺道载你们一程。”

他是何等人,一想就能知道,如今住在清宁宫,又对这里不熟的人,还偷偷跑出宫,除了刚到来的西晋三公主,恐怕再没别人了,如此也罢,他就来会会六弟的这位准媳妇儿。

车夫对她们说:“晟王殿下让你们上车。”

“如此,那就却之不恭啦。”妙止风对青篱笑了笑,表示内心十分欣喜,第一次出宫就遇到好心人,她们运气也太好了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