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元神殇

天元神殇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7:52:13

最新章节: “这烤鱼不错,配上胡椒等香料,外焦里嫩,真香。”青篱笑嘻嘻的将切碎的小葱加进去,一边说道:“那是,我的手艺还不错吧。”“不错不错。”妙止风和青篱在院中围炉吃烤鱼,夹了一点儿试味,又有些烫,吃了一小口,自己搓搓小手,很是可爱。“都这么久了,楚暝怎么还未回来呀?”止风问。青篱说:“公主你急啥呀,王爷忙

第6章 再次相见

这个游戏有意思,妙止风想,既然明楚还在忙,就拉着青篱跑过去凑热闹。

她们挤到人群的最前头,只见一人身着白衣,长发披洒,带着面具,身手极好。他手脚并用将花灯弹、踢出去,比手掌稍大些的花灯全都稳稳放落湖面上,一只又一只,速度很快。而另一边,是一个蓝色衣服的男子,挽了全冠,气势也不输,他同时举起四盏灯,旋身一转推出去,花灯又都安全落入水中。

“加油!精彩!”妙止风激动的喝彩。

同时白衣人似乎朝她这边瞥了一眼,更加起劲,只见他抬腿横扫,“哗啦啦”面前所有的灯都飞起来,再拂袖拨弄,转身,拨一下,再转身,再拨一下,如此一来那些花灯都被放完了。

白衣公子,胜。

另一边的人蓝衣长袍的男子笑了笑表示服气,过去白衣人旁边赞誉道:“还是六哥好身手,我服气。”他就是陪哥哥玩儿的,拼实力又拼不过,就是图个新鲜,博个彩头罢了,输了也便输了,他对烟雨楼那个五娘可没太大兴趣。

围观的民众拍手叫好,不过花灯比试已经结束,便散场了,妙止风兴致勃勃的瞧着,又觉得戴面具的人身影很有几分眼熟,想去搭讪,岂料这时候“砰”的一声,有个孩子被推搡得意外落水了,那孩子扑腾了几下,大喊救命,眼看呛了好几口水,已经渐渐无力要往下沉,周围人都散了,也没人自告奋勇,她心头一热,想也不想,“扑通”一声跳下去救人。

青篱才反应过来,“公子,你不会水!”急得团团转的喊:“救命啊,谁来救救我家公子!”

见此情形,白衣面具男子毫不犹豫,揭开脸上的面具随意一丢,也跟着跳了下去。

妙止风救人不成,自己反而沉了下去,白衣人入了水去捞她,朝她游了过去。头顶覆满了刚才放的花灯,水中映照出一片红光,他看清了溺水的妙止风,惊了一瞬。

那张脸……

妙止风此刻觉得自己是个猪头,她小的时候落过水,被呛的感觉别提多难受了,她以为这岸边水不深,才会跳下来救人,岂料这湖水没过她头顶,水寒凉刺骨,很快没了力气,没扑腾几下沉得可快,她后悔跳下来了,有没有人来救她啊,她不该如此冲动的。

她只觉天旋地转,一直在喝水,鲤鱼吐泡泡,咕噜咕噜……眼睛快睁不开了。绝望之际,忽然一个温暖的身体靠了过来……

折腾一阵,终是上了岸,妙止风连吐了好几大口水,好在醒了过来,这次落水她又多了一个感受,他喵的这湖水真难喝,她会不会被毒死?

青篱跪倒她旁边,一脸担惊受怕:“公主你没事吧,你吓死我了。”

青篱一紧张,身份都给她说漏了,妙止风脑子刚清醒过来,也没去在意这等小事儿。

待看清了面前的人,她瞪圆了眼睛,惊呼道:“是你!咳咳咳……”刚才水呛得她肺都发疼,一直咳嗽。

刚就觉得眼熟,竟真的是他,这下又欠他个救命之恩了。

那人拍了拍她的背,一贯毒舌的挖苦她:“没死就好。怎么哪儿都有你?”她千里迢迢来长京,难道她是有事找他?

妙止风看他也一身湿衣,后知后觉问:“刚才是你救了我?”

他不置可否,就这样瞧着,她瘦弱的小身子还瑟瑟发抖,玲珑有致的身躯随着呼吸起伏不定,一个大男人在旁边实在看不下去,他一把将她抱起,似埋怨道:“一个女子穿成这样,还全身湿答答的,成何体统。”

“要你管!”妙止风挣扎了下,嘴犟道:“放我下来,我自己能走!”

楚暝故意盯着她胸口,坏坏的笑道:“你确定你要自己走?莫非你是想给别人看你曼妙身躯?”

妙止风嗅大了,赶紧一手捂住自己前胸,怒瞪他一眼,乖乖让他抱着,妥协了。她脾气急,就只有这个家伙,总有办法制住她。

忽然一阵风吹来,一颗小脑袋缩进他胸膛取暖,这个小动作被楚暝看在眼里,惹得他哭笑不得。

在烟雨楼雅间,老鸨给她送了一身女子穿的衣服,妙止风把湿衣换了下来,正想着有事找楚暝,耽搁不得,急匆匆要到他房里去。

老鸨又是言语阻拦,“姑娘,公子还在换衣服,你稍等片刻!”妈妈微胖的身子追她追不上,在后头喊着:“哎哟姑娘,你等等呀!”

坏了公子的好事,这可如何了得!不能让她去。

妙止风走到一间房门口止步,听见有人谈笑风声,而且,那个声音她还很熟悉。

有人叹息了一声,接着道:“人无千日好,花无百日红。若不是有公子扶持,五娘只怕早就落魄不已,不为人所知了。”

这是个女人的声音。

方才那男声又道:“五娘说的哪里话,你是本公子心头所好,做什么那都是我愿意,何有扶持一说。”

不想听他们叨叨,妙止风不耐烦的将门一推,声到人到,讽刺他道:“好一个心头所好,公子真是好雅兴。”

不推门还好,推门一看,场景无尽暧昧。

二人酌酒谈欢,唤作五娘的女子头戴金钗银饰,粉衣花襟,花枝招展,举杯对望,一双玉手芊芊,就这么阖着他的手,眼中风情流转;楚暝换了一身更加体面的常服,戴上了云冠,赧然翩翩公子,让人顿觉郎情妾意,良辰美景不能虚设,任谁见了也是不忍打扰的。

不过,偏偏妙止风就来打扰了,但是被打扰的人居然看不出生气,这应该就是刚才花灯比拼赢的人的奖励吧,他赢了,自然是要与五娘自在相处的。

妙止风进来,房中二人并无惊讶,五娘若有深意的看了楚暝一眼,温和有礼的道:“公子,既然你们有事相商,奴家就先退下吧。”

得了楚暝的示意,五娘恭敬的起身,目光放到妙止风身上,莫名其妙对她微微笑道:“姑娘穿我这身衣服,可比我穿起来还要好看呢。”

妙止风勉强扯出笑容,道:“谢谢夸奖。”

那意思:好了,话说完了,你可以走了,公主殿下的架势连眼神里都是赶人的姿态。

所有人都退了出去,房内就剩妙止风和楚暝,她心里想:真想不到这男人这么风流,亏她先前还觉着他可靠,要找他帮忙,不知道他能不能带她去见祁王。

楚暝风浪不惊,是个沉得住气的人,还是妙止风率先开口道:“你能不能带我去见个人?”

“谁?”楚暝把玩着酒杯,看似心不在焉,小酌了一口酒。

“祁王。”

“你见他做什么?”他欲将酒轻轻咽下,听到她说这句话,险些呛到。

妙止风大方的坦诚了自己身份,道:“我是西晋三公主,我不想悔婚了,我答应这场和亲。如果你能帮我办到,我西晋对你恩情必定深表感谢!”

“哦?不知你要如何感谢?”楚暝不知她为何会突然想通,自己送上门来,他觉得这刁蛮的女子,甚是有趣。

妙止风允诺道:“加官进爵,封侯拜相,只要我能做到的,一定帮你做到!”

这时候外面有个嘹亮的声音,人未到声先至:“六哥,刚才我表现还不错吧!你们聊的怎么样啦,皇祖母宣你进宫,快快随我走吧!”

六哥?

妙止风侧耳听得真切,这声音……不就是刚才蓝色衣服的男子喊的吗?皇祖母?

那他是……

妙止风转过头,死死盯着楚暝。

那扇门又是被人一推:“六哥,你……”却见六哥身边的人不是五娘,而是另外一个穿着五娘衣服的女子,他呆了一下。

蓝衣男子看着妙止风,妙止风看着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