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元神殇

天元神殇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7:52:13

最新章节: “这烤鱼不错,配上胡椒等香料,外焦里嫩,真香。”青篱笑嘻嘻的将切碎的小葱加进去,一边说道:“那是,我的手艺还不错吧。”“不错不错。”妙止风和青篱在院中围炉吃烤鱼,夹了一点儿试味,又有些烫,吃了一小口,自己搓搓小手,很是可爱。“都这么久了,楚暝怎么还未回来呀?”止风问。青篱说:“公主你急啥呀,王爷忙

第4章 进山剿匪

等到第二天醒来时,阿初发现明楚真的没有回房间,一大早外面便喧哗吵闹,她正要开门,某人迎面风风火火的就来了,手里还拿着两只烧饼,一副面色乌青疲惫的模样,不知道他昨晚是否与周存知商议了一夜。

这两天,他像是变得十分的好心,阿初夺过他手中的烧饼,边啃边道:“你是特地来叫我的吗,那走吧!”她大口大口吃得不亦乐乎,丝毫不顾忌自己形象,烧饼也吃得津津有味,抬腿就往前迈。

没跨两步却被明楚拦住:“你不能去。”

阿初歪头不解的瞧着他:“为什么?”难道这家伙真的变好心了,不那么黑心肠了,是为了她安全着想才不让她去?

果然,她又想多了。

他还是那骄傲不可一世的样子,“你去碍手碍脚,反而误了我的事。”

阿初才不干,她要去救青篱,如果她不去,眼前这冷心肠的人只顾着剿匪,又不顾别人死活,若青篱也在,被伤着怎么办。

当然,她也不希望青篱在贼窝,不过,不管在不在,只要人没事,她才能宽心了。

“公子,咱们该出发了。”她还想说些什么,这时候从院外进来一位年轻男子,他手持长剑,一字飘巾束着马尾发。

“呜……我也要去嘛。”阿初痴痴望着明楚,这还是第一次对他撒娇。

“行了。”明楚觉得自己腿发软,在她额头弹了一记,让她闭嘴。

再说下去,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,别说他不习惯,连说话的人自己都觉得恶心。

明楚见她是不会死心了,于是冲小哥吩咐道:“洛桑,路上把她看好,护她周全,别让她到处乱跑,看不好提头来见!”

洛桑领命:“是!”

洛桑本是明楚贴身护卫,这些日子走散,靠着昨晚那个信号,刚找到主人,这不,又轮到他积极表现的时候了。

阿初暗自窃喜,咧着一排小白牙锃亮,太好了,她也可以去。

周存知办事能力还算不错,剿匪之前做足了准备,提前派人去探了路,探查出贼匪的人数和踪迹,并确知他们抓的人质安然无恙,待商议好万全之策,可迅速出击,再大队人马赶赴现场捉拿。

邺城三十里外有处青龙山,骑马或者快步,需要一个多时辰,秋属旱季,山上都是枯草,山头也藏不了人,进山动静不宜过大,贼人藏匿地点在山头的南边,所以,官兵可以选择从北面狭窄的小路上山。

此次行动统共带了百十号人,到半山坪上停了下来,分作两路人马,一队作后卫,绕到山的侧面包抄,一队作前锋,正面发起强攻。

前方开路的官差手里拿了一面半人高的旌旗,不一会儿,测出风向偏西北风,周大人见时机已到,袖子一摆,下令道:“点火!”

放火烧山,引蛇出洞,左右夹击,这都是明楚的主意,他有作战经验,这个军师他来当,自然再合适不过。

火势熊熊燃起,前锋结成二十人队伍官兵,朝寨子步步逼近,刚开始,贼人们抵御官兵的士气高涨,不断有人举刀要冲上来,官兵一轮又一轮的放箭,来一个死一个,官兵来得突然,寨子里兄弟都没有预料,不一会儿他们就方寸大乱,有人大喊:“官兵来了,快撤退!”

匪首见实在抵御不过官兵的来势汹汹,命人将人质都带出来,放在人堆前,官兵不再放箭。

张大胡子一身横肉,肩上扛着把大刀,朝官兵大喊:“来人给我听着,我有三十名人质,你们要再敢前进一步,老子就杀一人!”

听那边没了动静,贼人开始哈哈大笑,“你们这群吃干饭的饭桶,他奶奶个熊的竟敢来攻打老子,有本事都放下武器,跟爷爷我单独较量较量!”

匪首张大胡子以为官兵就是一群怂包,绝对不敢放下兵器过来救人,谁知那边哐当哐当的声响,竟都放下了手中兵刃,吓他一跳,官兵们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勇气?要是他们真是这样的话,也不会任他们在这青龙山盘踞了十几年而不敢起正面冲突,从战乱开始,他们就在此地横行霸道了。

明楚这时站出来说话:“你把人都放了,我给你一条生路。”他依然沾着小胡子,一身玄色衣裳,少了几分凌厉,多了分文弱气质。

他率先走近,眼神平和,步步稳当,不慌不忙,整体给人无害的感觉,匪徒们却都害怕了起来,握着刀的手都有些抖,毕竟,敢孤身一人不带刀枪的进来,丝毫不惧,普通人可做不到这样淡定。

匪首张大胡子怔了怔,突然觉得这玄衣公子有些眼熟,老大不是白当的,又在江湖久混,阅人无数,眼光锐利。他从怀里掏出寻人告示看了看,此人是与画中有七八分相像,眼珠转了转,似在打什么主意。

明楚也看出了他的异样,忽然脚下生风一般,瞬时“唰”的一下到了张大胡子面前,惊得他“哐当”一声把大刀都掉在地上了。

“你在犹豫?”明楚眼里泛着幽幽的光,像鬼一样盯着他。

张大胡子眼睛都不敢眨一下,一动不敢动。

明楚又道:“你在害怕?”

愣完,张大胡子才颤抖着声音开口:“不……”

他看得没错的话,刚才大胡子是在看他的画像,只不过,大胡子不确定那上面的人是不是就是他。

大胡子本应关心的是自己的性命和放不放人质的问题,而不是注重他的身份,看来,这伙流寇确实不正常,那就印证了他的猜想,究竟是同谁有勾结?

“说!为什么要抓他们?”明楚一声呵问,将新月刀搁在张大胡子颈边。

张大胡子咬着牙,脸一横道:“哪来那么多为什么,老子想抓谁就抓谁!”

就算张大胡子不说,也只有一个结论,迎亲队伍里并无太多值钱的东西,打劫不过是个幌子,他们实际是根据外报消息提供的线路,前去杀人的吧,只不过,他没料到,没有见到他们想要杀的人,事关重大,事情不能败露,所以才抓了这些人询问目标的下落,任务没完成,想放又不能放,免得给不了同盟一个交代。

张大胡子怕确实是给不了交代了,今天,他是要交代在这了。

“你没有机会了。”既然什么都问不出来,那他便自己去查。

所有人都猝不及防,只听“嗤!”的一声,血溅三尺高。

明楚丝毫没耐性,他杀完了人,嘴角勾勒,两指夹起死人的一片衣衫,缓慢的将刀上的血迹拭去,而后慢条斯理的插回腰间。

阿初第一次见明楚杀人的样子,心想这人可真狠啊,幸亏那天晚上他没有像今天这样快狠准,一刀割了她的喉咙。

她跟这人近距离相处了几天,还好他没有非要跟她挤那张大床,不然未免有些心有余悸,要做噩梦。

贼头已死,后头的官兵冲了进来,周大人道:“全部拿下!”

后山也有官府的人,那些想趁乱跑的,一个都跑不掉。

“青篱!”人质堆里首排的绿衣服一下印入眼帘,阿初赶忙过去扶住青篱,“这几天担心死我了,你没事吧?”

“呜呜……”青篱两眼泪汪汪,一把抱住阿初,“青篱没事,害公主担心了。”她眼睛都还是肿的,还说没事,肯定哭过。

青篱和阿初年岁不相上下,是个脸圆的像包子的小丫头,阿初在皇宫那会儿,总是取笑她说:“你应该谢天谢地本公主不爱吃包子,不然你天天在跟前晃悠,九条命都不够我霍霍的。”她说完,总会惹得青篱大笑,然后,又被一个连自己都没规矩的主子斥骂她没规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