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元神殇

天元神殇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7:52:13

最新章节: “这烤鱼不错,配上胡椒等香料,外焦里嫩,真香。”青篱笑嘻嘻的将切碎的小葱加进去,一边说道:“那是,我的手艺还不错吧。”“不错不错。”妙止风和青篱在院中围炉吃烤鱼,夹了一点儿试味,又有些烫,吃了一小口,自己搓搓小手,很是可爱。“都这么久了,楚暝怎么还未回来呀?”止风问。青篱说:“公主你急啥呀,王爷忙

第34章 开仓放粮

楚暝知道她心里的柔软,看不得这种,就过去护住了她。但任凭小二站在门口怎么拦,怎么赶,难民就是不肯走,楚暝索性撒了好些钱币在地上,他们你争我夺,有的人多捡了,有的人没捡到,不管怎样,灾民拿了钱也都散了。

这时候,妙止风眼睛红红,更气愤了,对着楚暝发泄心中郁结:“那些拿着俸禄衣食无忧的官老爷们,冠冕堂皇的立于庙堂之上还有脸吗?他们也不看看,治下还有那么多的灾民啊,不管他们来自南方还是北方,这些都是百姓!”

“是,没错。”楚暝说:“可是人就有人性,刚才抢夺钱财的时候,你看见了吗,人人为己,管不得别人的死活,这就是人性的弱点。”

人本自私,但若身处高位就应该尽些自己的义务,去承担更大的责任,这才有了他们存在的价值。

止风望着他说:“楚暝,不如我们管一管吧。”

他们既已到了此地,见到不平事,而且,这是南楚,楚暝身为皇子,为了子民,他若有能力,也是该管管的。

“嗯,听你的。”楚暝轻飘飘的说完,然后回桌上喝汤去了,青篱给他盛了好大一碗鸽子汤。

妙止风把刚才阴郁一扫而空,开心到飞起,还是专心搞事业的男人最帅,感叹自己果真是没嫁错人。

她夫君才不是废柴,他武功高强、仁德爱民、心地善良,谁要再敢说废柴她跟谁急,不过,也就这么夸一夸,他当然还是有很多不如意的,比如:什么阴险狡诈、总调戏她之类的。

正午时分,几人来势汹汹闯入县衙,要县官陈伯贤出来接见,其中一个出示了代表皇子身份的玉佩,自称是六皇子祁王,府衙官兵分不清真假,不敢轰人。

待通禀后,陈伯贤露面,一副猥琐小人的模样,就这贼眉鼠眼、肥头大耳的还“伯贤”?浑身上下看不出哪里“贤”,“咸”还差不多,妙止风觉得,此县官不过昏庸屠狗之辈,着实是配不上这个名字,连百姓都封他狗官。

陈伯贤着绿色官服出现,还带了一队官兵来壮自己气势,拱手施礼表面恭敬:“祁王来此,有失远迎,下官失敬。”

楚暝说:“我等离京游历,途径此地,见陈大人治下不安,特来打个招呼。”

“殿下一路辛苦,不过这凡事嘛,由本官操劳就好,殿下不必忧心。”陈狗官,哦不,陈大人心想,这位既然不是陛下派来的,那就更不用怕了,就是得迂回对待,毕竟惹上皇家人,他也没那胆子,但若论起官场的道道,他摸爬滚打十几年,自是不落下风的。

“你就操劳出这等结果?”楚暝指了指外头,对陈伯贤说:“陈大人你是足不出户,眼瞎心盲连耳朵也失聪了吧?街头那么多哀嚎民怨你都没听见没看见?”

陈伯贤死撑:“民生治理之道,殿下可就不懂了,灾情容缓,一时急不得。”

“急不得?等人都死了你上赶着收尸呢?”楚暝使劲呛他,“你不拿主意,我来替你拿。你速去开仓放粮,找地方安置灾民,办不好小心我在父皇面前参你一个治下民生混乱之过,是罢官降职,还是高官厚禄,你自己选。”

此时,陈伯贤旁边的一个师爷拉了拉自家大人的衣袖,附在他耳边说悄悄话:“大人,您不能跟祁王硬抗,您可知道他在长京是出了名的世家纨绔,行事大胆不计后果,喜怒无常,说整谁就整谁,当初的京兆尹柳燮就是被他给弄下去的,后台那么硬,还不是倒了?我们不能重蹈他的覆辙。”

陈伯贤一听,哦哟,这祖宗不好惹啊,便询问道:“那如何是好?”

“不如大人就先口头答应他,就说我们会去做,拖他个三两天,等他走了,该如何,还是我们说了算。”

陈伯贤笑着点了点头:“对,还是你有办法。”

然后对楚暝说:“请殿下放心,我等必会将此事解决。”

楚暝知道陈伯贤不会这么轻易答应,不过是为了拖住他罢了,便再说道:“粮仓在哪里,我亲自去。”

陈大人慌了,看了看师爷还有别的法子没有,只好又道:“这……职权各有归属,殿下初来乍到独自揽权处事,传出去怕是不太好。”

“你想说我僭越?”

“下官不是这个意思。”楚暝是要说他以下犯上,他真不是这意思。

“那还废什么话,带路!”

楚暝最看不惯尸位素餐的人,非要逼着陈伯贤开放粮仓。

陈伯贤突然抽出身后捕快的配刀,搁自己脖子上,大声叫道:“殿下!你既然要说我治理不了民生,那下官以死谢罪也罢!以下犯上罪名不敢担啊!”

“我们这位陈大人狠起心来连自己都杀。”楚暝看也不看,直接说:“其实你这个想法挺好,待陈大人死后我定奏报父皇给你歌功颂德表扬一番的,说不定还能流芳百世。”

楚暝这是明着催促他去死了,他活着荣华富贵还没享受够呢,甚至连个虚假美名都没有,怎会流芳百世,再说了,人都死了,流芳百世有个屁用。

陈大人肯定是舍不得去死的呀,也就说一说罢了。

刀“哐当”一声掉地上,陈伯贤自己给自己惊出一身冷汗。

粮食虽可解一时之急,但灾民那么多,如若分配不得当,连盱台的百姓也会窘迫。但顾不得许多了,先救人再说。

府衙官兵都被逼着去开放粮仓了,难民们纷纷奔来感谢六皇子善举,楚暝的形象瞬间好了不止一点,百姓目光灼灼对他恩谢,他也可以这般的受人拥戴。

一向背负着恶名的他,内心里也有一丝暖流,看了看身旁的妙止风,他忽然觉得,他不需要寻找什么新的天地,自己所拥有的天地已经更广阔了。

洛桑和青篱在那边派发粮食,手忙脚乱,“大家别急,每个人都有!”

“走,我们也过去帮忙。”妙止风拉起楚暝的手,拽他过去帮着分发,他竟轻轻的笑了,笑得发自内心,没有杂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