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元神殇

天元神殇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7:52:13

最新章节: “这烤鱼不错,配上胡椒等香料,外焦里嫩,真香。”青篱笑嘻嘻的将切碎的小葱加进去,一边说道:“那是,我的手艺还不错吧。”“不错不错。”妙止风和青篱在院中围炉吃烤鱼,夹了一点儿试味,又有些烫,吃了一小口,自己搓搓小手,很是可爱。“都这么久了,楚暝怎么还未回来呀?”止风问。青篱说:“公主你急啥呀,王爷忙

第3章 无理取闹

阿初摩拳擦掌,非常想掐死他,却又打不过他,只好换了个话题道:“那我们现在去哪儿?”

“府衙。”

“你疯啦?”刚不是还怕被人认出,这怎么又自投罗网?

“我从军时,与邺城郡守周存知打过交道,颇有交情。与其被那些不知根底之人找到,不如自己开扇门,反而能峰回路转。”找他的人,可能是司马相国的人,也可能是军中的人,谁知道呢,还是不暴露为好。

只瞧明楚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递进县衙,不知上面写了什么,使得郡官周大人恭恭敬敬的亲自出来相迎。

周存知一阵风扑过来惯性参拜,双手作挹要跪的架势道:“下官见过殿……”

“点什么点,不过是点兵郎将罢了,周大人不必如此客气分明。”明楚适时打断他的话,双手扶了他一把,对他使了个眼色。

周存知也是个活络的人,知道他说错了话,霎时便替自己化解了尴尬,哈哈笑道:“我欣喜过望一时激动,着实是与明兄许久未见啦,不知您此次前来,是有何要事?”

方才信中两行字,“府中一叙,有要事相商,左中郎将-明楚。”周存知虽是文官,但如今军中并没有左中郎将乃众所周知,落款名讳为明楚,倒过来念就是楚暝。祁王殿下这个时候不表明身份,反而用了之前军中的职位,化名明楚,定不止找他叙旧那么简单。

寒暄几句,说到重点,周存知领他们进了内衙,明楚同他边走边说,阿初跟在身后,周存知似有些提防她,时不时的回过头来瞧。

他们讲到流寇作乱的事,正商量着派兵搜救和亲使团,几天忙着赶路,阿初自己都快把和亲队伍给忘了,青篱为掩人耳目助她脱逃,还留在那里,不知道怎么样了。

阿初心里有些懊悔,她这脑子,自己跑了却把最护着她的青篱抛诸脑后,可是对不住青篱,,她们情同姐妹从小一起长大,青篱为她受了太多罪,万一真有个好歹她万死也难辞其咎了。

明楚道:“我若猜的没错,这些年的匪患之乱一直是周兄心病,我愿替你解决此事,解救和亲使团乃大功一件,事后奏报朝廷,功劳归你。”

“条件?”周存知听得认真,斜睨明楚一眼问道。

找上门来的好事,必是有条件。

明楚似笑非笑:“我是您新纳的谋士,朝廷派人搜救,大人主动请缨,我有关键线索,行动必是事半功倍。”

那意思你懂的,这事要不要做,要做,保管做得漂亮,只要不把他身份说出去,送个功劳给周存知当作报偿也未尝不可。

周存知起先稍有犹疑,得到了明楚的允诺,随即便一口应下:“好!明兄放心,你们先在府中住下,此事交给我,保管办得妥帖。”

明楚点点头。

不过,周存知又看了看,杵在那聚精会神偷听的阿初,悄悄的把明楚拉到旁边问:“明兄,这女子?”

“周兄无需多问,安排她与我同住一间房即可。”

周存知一拍脑袋,“喔”了一声,似乎想到什么,赶紧吩咐人给他们准备房间去了。

“说什么悄悄话呢?”阿初将信将疑:“这周大人靠得住吗?”

明楚脸色没什么异样,只是静如止水的道:“且看吧。”

其实明楚也不是很确定,他来找周存知,不过是几年前他派往边防御敌,周存知刚上任邺城郡守,被敌人当做破城的人质险些宰了,是明楚救了他。估念着救命之恩,周存知应该不会说出去吧,更何况,说了也无益处,孰轻孰重,他心里有杆称。

府中管事把他们领到下榻的房间,刚踏进院子阿初就蒙了,狐疑又警惕的大眼睛睇着明楚,“这儿只有一间房,分给谁睡?”

这人什么意思,难道还怕她跑咯哇,居然就安排一间房是想把她栓住?

事实证明,她想多了,人家只是不想节外生枝走漏了风声。

明楚二话不说,径直走向那床,“嗯,特意让周存知找的大床房,果然不错。”

说着不错,人已经躺倒了。

阿初眼睛瞪得更大,气呼呼要把他拉起来,扯着他衣服胡乱拽一通,大叫道:“你懂不懂怜香惜玉,你睡床,那我睡哪里啊?”

那家伙双手交叉于胸前,好不悠哉闭着眼睛,不为所动地道:“踏板、地上、桌子你爱睡哪儿就睡哪儿。”

太无赖了!

一点儿都不懂的谦让,是不是男人啊,她堂堂一个公主,置气到跟一个无赖抢床睡?说出去人家还不笑掉大牙。

阿初可被气着了,一怒之下抽了他垫的长枕,卯足了劲儿整个身子压了上去。

看我不压死你!

明楚没想到她这么过激,眼睛猛的一睁,双臂环住她的腰,一咕噜滚下地翻了两翻,肘尖撞地,疼得他呲牙咧嘴怒目圆瞪。她的鼻子磕在他高挺的鼻梁上,吃痛下意识“啊”了一下,唇碰在他的唇上,两人的牙齿还打了一架,脸贴得很近很近,他的皮肤真好啊,仿佛流光四溢,这人,长得真好看。她也是白里透红,彩霞飞升,如落入凡尘的仙子。四目相对,瞳孔放得更大,只听见两人急促的呼吸,身体骤然上升的温度。

底下这微冷的唇瓣似乎涂了滋润之物,弹软,柔滑,还带着馥郁的清香,令人想一口咬下去。

咬……品尝滋味般的尝了一口。

阿初这个思想上的矮子,行动上的巨人,她一咬,正要发怒的明楚呆了。

他一动不动,她也呆了。

呆不过一刻,“啊呸,啊呸呸呸……”

阿初如梦初醒,自己蹦起来,赶紧擦嘴,又气又羞又恼,边擦边骂:“该死的混账,王八羔子,你就欺负我年纪小,我的清白都被你玷污了。”

想要报复,她提脚便踹了过去,却被明楚一把的捉住,然后撕了床单捆了她,丢到床上。

“无理取闹的女人。”被缚动弹不得的小人儿都快委屈哭了,明楚看她这样子,可能他心里也觉得自己这次有些过分了,便把床让给她,自己出去了,“这是给你的惩罚,好好睡罢!”

无理取闹?新婚之日拐了她还轻薄她?到底是谁无理取闹?

“谁无理取闹?死明楚你给我回来!”

阿初觉得自己在这个人面前就只有受辱的份儿,动一下他就还手,讨厌死了,长得好看是好看,但这男人完全没风度,还小心眼!心里想了无数形容词,把他从头到脚骂了个遍。

“明楚!”奈何手脚被捆了,只得在房间里哀嚎。

明楚早已不见了踪影,没再理会她的喊叫。

傍晚时分,明楚端了些吃的东西过来,给房里的人儿松了绑,阿初恨恨的瞧他,没给他好脸色。还记得她呢,捆得她手脚麻痹,怎么不干脆饿死她算了,这个没良心的!

晚来风急,树梢摇曳。

寂静的院落,从屋顶升起一声鸣哨出现在夜空中,远处一人,策马绝尘,茫烟杳杳往邺城奔来。

明楚他们明日进山剿匪,周大人吩咐府中差人都好好休息养精神。

明楚并不是闲的,才把此事揽上身,也是说来话长。

他本不想娶公主,多少双眼睛盯着储君之位,虎视眈眈,当初离开南楚是以六皇子身份离开的,不得已而在西晋,则只好以护卫队副将的身份自己替自己迎的亲,西晋的人不知其真实身份。他原计划是想把公主掳走,过些日子再命人送她回去,自从中作梗姻亲不成,最后再以自己也同样失踪为借口回长京,堵住悠悠之口,朝中的人也不会有过多异议,他深谙多年,为的就是不暴露在各方权利争夺中当靶子。

这些匪徒的出现,定然不会善罢甘休,他们俩逃了,剩余的两国宫人和卫队,均悉数被擒或者被杀。

在他看来,这招不寻常的劫亲,不过是借刀杀人,别有用心,目的很简单,姻亲不成仇恨加深,挑起两国战火。

打起仗来,又对谁有益呢?想来是细思极恐,此事必须尽快得到妥善解决,免得风声传得太大,更覆水难收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