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元神殇

天元神殇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7:52:13

最新章节: “这烤鱼不错,配上胡椒等香料,外焦里嫩,真香。”青篱笑嘻嘻的将切碎的小葱加进去,一边说道:“那是,我的手艺还不错吧。”“不错不错。”妙止风和青篱在院中围炉吃烤鱼,夹了一点儿试味,又有些烫,吃了一小口,自己搓搓小手,很是可爱。“都这么久了,楚暝怎么还未回来呀?”止风问。青篱说:“公主你急啥呀,王爷忙

第27章 落入蛇窟

两条黑影行走在高檐之上,前方那个动作流畅,后方那个稍微笨拙,两人一前一后在晟王府的屋顶爬来爬去。

“你画的地图呢,看看书房在哪里?”崔坚在前头召唤道。

妙止风拿出地图看了一眼,指着东北方向,“这边就是了。”

他俩到了书房的屋顶上,揭开几片瓦往下看,屋内点了烛火,底下有人在谈话,一个是晟王,另一人身披黑斗篷,看不到脸面,但是听声音,像极了某个朝臣。

楚炎说:“舅舅,你说这回楚暝的事情还有转机吗?”

黑袍人说:“只要我们加码,谅他也不会那么快脱罪。”

听得此话,屋顶上窥探的人眸子一眯,暴露出危险的凶光,妙止风明显感觉到旁边的人气息有些冷了下来,偷瞄了他一眼,想询问却又碍于情势不敢开口,只好继续耐心的观察。

楚炎称呼黑袍人舅舅,那下边这位肯定是司马馗了,这事果然是他们在背后搞鬼。

听他们继续聊:“母后为大牢杀人之事有些担忧,怕我露出马脚,还希望舅舅将此事早做了结,妙止风也在查此事,万一被她知道了什么,恐怕不利于我们后面的计划。”

“这个我自有打算,皇后娘娘那边,你让她放心。我此次来,是有别的事要同你说。”

“舅舅可是为了那批官瓷?”

司马馗说道:“正是。官瓷之事重中之重,这是纵横联合东晓的关键,原本办此事的人是楚誉,他心机单纯,我本不担心,但如今又来一个崔远,运送青白瓷佳品,联和之谊,对东晓进行笼络,差事办好了有功,必然是升官进爵,崔家一心为皇帝办事,在朝中的态度保持中立,陛下摆明了是要助长崔家势力,不让我方得势。要联合,也是我们来做,这次陛下的动作太快了,不待商议直接决断,我们势必要抢过来。”

“舅舅想怎么做?”

“官瓷还在出库当中,若是这当中出了什么意外,他们不就是白费功夫了?到时候晟王出手解决,东晓国便纳入我们计划之内。”

“您是想,让我在瓷器上动手?”

“陛下盯我太紧,我不方便出面,只好劳烦晟王殿下。”

楚炎点点头,“舅舅放心,我会命人去办。”

“好,那老臣就先走了。”

楚炎转开书柜上其中的一册书,打开墙上挂画处的密门,黑袍人走入了密道。

妙止风想不到楚炎这么快就有动作,她让崔远配合楚誉不过是将崔家收作己用,却误打误撞的将背后之人引出,他们权势已然够大,却还想铲除异己,想的真够长远的,是为以后当皇帝扫清障碍吧。

这时候,天居然下起了雨,东风刮起,雨势越来越大,屋顶揭开了瓦面,雨滴随之落入屋内,滴落在楚炎的脸上。

脸上一凉,他用手摸来一看,是水。

莫非屋顶漏水?好端端的哪来的水滴?

猛然一抬头,屋顶有两双眼睛直勾勾盯着他。

楚炎冲门外大喊了一声:“鹰戈!”

鹰戈破门而入,楚炎往屋顶上一指:“抓刺客!”

妙止风第一次干这种事,心中慌乱,“糟了,被发现了。”

崔坚拉起她的手,说了一声:“走!”

鹰戈见人马上要跑,先掷出了两枚银针,崔坚拽着妙止风往旁边一闪,银针带起的猎风和微光从他眼睛擦过,零点零一秒的时间,零点零一寸的距离,就差那么一点点,他双眼就毁了。

崔坚骇然:我去,好厉害的暗器!

止风心想:我擦,凶手果然是他!

楚炎怒极下令,“给我追,抓活的!”

妙止风本来没打算亲自来,但是,她的地图画法有独特的标记,又怕崔坚看不懂,想着从旁协助,就是偷偷查探而已,如果没查到什么就回去了,崔坚武功高强,带她绰绰有余,也不会有太大问题,岂能料到,来是来了,不仅听见人家的密谋,还被人追得仓皇逃走,幸亏没再中了那银针暗器,否则她就毁啦。

崔坚带着她飞落在地,到了一个陌生的园子,不知道这是哪里,此处她没来过,周围硫磺味环绕,踩在地板的石子上,突然“嘣”一声惊弓掠来,处处暗箭齐发,他俩拔腿就跑。

慌乱之中不知道怎么的碰上了另一个机关,地板忽然裂开,一个翻转,站在地面上的人瞬间下陷坠落,一头栽在了坑里。

在园里挖个大坑,这是要干嘛?

很快,他们就知道干嘛的了。

这里阴森森无一点光亮,寒气更重了。

忽然耳边传来“嘶嘶”的声音,他们赶紧吹亮火折子,看看周围环境。

乍的一看,要吓死个人。

这周围全是蛇,它们聚集在地上弯弯曲曲扭过来,且不说距离头顶地面约摸两丈高,而且他们陷落的“开口”也已经阖上了。

“是蛇窟!”崔坚一手护着妙止风,一边向四周环视看能否找到别的出口。

此时,所有的谜题都解开了,银针淬蛇毒,这里可不就有很多蛇吗,就地取材很丰富。

想必这蛇窟,是用来惩罚叛徒,或者刑讯俘虏的,那些不听话的、没有用的,统统扔下来等死。

鹰戈没追到人,回去向楚炎汇报:“殿下,他们都落入了蛇窟。”

楚炎听后长舒了一口气,眼神狠历化作点滴同情之色,“也罢,都是命数,让他们自生自灭吧。”

似乎想到什么,楚炎又警示道:“你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不要使用银针暗器。”

鹰戈应了声是,他冷口冷面,是个无情的杀手,只忠于晟王,虽不知殿下这么说是何原因,但也能猜到几分,今日的刺客还不知道谁派来的,可能是怀疑上晟王府了,所以行事小心为妙。

而蛇窟中,落入的人还没死,还在挣扎。

“堂堂晟王府,竟有如此恐怖的存在。”崔坚显然也没见过这等场景,于此看来简直难以置信。

妙止风感慨:“上次来险些喂鱼,这次要喂蛇,我运气真真是好。”

晟王府是个满煞之地,她开启了踏进一次死一次的节奏,别人很难有这种境遇,可不是运气好到爆嘛。

养在这里的蛇一般经过训练,一旦有人进入,恐怕要群起袭击,崔坚将外衣脱落,用火烧着,朝那些蛇挥舞,让它们不敢靠近。

“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快找出路。”

这里死过人,妙止风其实内心害怕极了,却怕扰乱了崔坚心智,故而强装镇定,紧闭着双唇没有大喊大叫,就这样怯怯的被他护在身后,他在前面挥舞驱蛇,她慢慢跟着往后退,退到了墙壁。

伸手摸了摸墙壁,手感冰冷,是湿答答的土墙,墙面渗水。

她已经想到了什么,顿时灵光一现道:“我们可以利用这墙。”

蛇群退了大半,没有逼近,崔坚停止手中动作,也去摸了摸墙面,而后抛出疑问:“如何利用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