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元神殇

天元神殇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7:52:13

最新章节: “这烤鱼不错,配上胡椒等香料,外焦里嫩,真香。”青篱笑嘻嘻的将切碎的小葱加进去,一边说道:“那是,我的手艺还不错吧。”“不错不错。”妙止风和青篱在院中围炉吃烤鱼,夹了一点儿试味,又有些烫,吃了一小口,自己搓搓小手,很是可爱。“都这么久了,楚暝怎么还未回来呀?”止风问。青篱说:“公主你急啥呀,王爷忙

第25章 投身喂鱼

饭桌上,皇后对楚暝的事表示遗憾与关怀,止风说,“楚暝这个人啊,我对他不甚了解,我自告奋勇要查他的案子,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,为了我外在的名声嘛。”

她故意在皇后和晟王面前,将自己和楚暝的关系说僵,这样,这母子俩才不会对她有太大的戒心,老实说,以己之身深入龙潭虎穴,现在肚子里纵然是饿的,可这饭她是吃不下去。

皇后看似同情她,言语之间却在捧高自己的儿子,踩低楚暝:“我们女人啊,嫁对一个好夫君是最重要的,你说说就你嫁这夫君,着实是委屈我们美丽可爱的西晋小公主啦,也是我和他父皇没将他管好,才落得如此地步。暝儿自幼不服管教,我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像炎儿乃我自己所出,我对他都是耳提面命,严加管教,好在他没做过什么出格之事,不然我怕要气得满脸都是皱纹了。”

“两相对比,四哥固然是不错的。”妙止风嘴里说着好话,心里却道,谁不知道你儿子包藏祸心诡计多端,也难怪有其母必有其子。

楚炎不知道她心里的小九九,还给止风斟酒夹菜,“止风,这是你喜欢的梨花酿,怎么不见你喝呀?来,再尝尝这道彩凤双飞翼。”

楚炎夹的菜是宫内御厨做的拿手好菜,由不同火候工序做出来的金黄、白、褐等颜色的鸡翅,精选肉质鲜嫩的恰到好处的成年鸡,不老不幼,不油不腻,骨细肉多,软糯香滑。摆盘精美,用鲜艳的红色胡萝卜雕刻出凤首,青绿色的茼蒿菜散状作为凤尾,全盘共五色,这道菜看起来就觉得很好吃。

止风说:“我只是近日烦心事比较多,也没什么胃口。不如四哥你带我逛逛你的王府可好呀?我刚进来时瞧见好几处花开得好,特别是那金黄色的佛莲,在绿植中最是独特。”

楚炎接着说:“喔?佛莲你也认得?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女子,通晓的事物何其多,你也不简单呐。再过个几年说不定我都要甘拜下风了。”

小女子呵呵笑道:“哪里的话呀,四哥如此说我就不敢当了。”心中却在挖苦楚炎,不用过几年,现在你也是甘拜下风的。

佛莲盛放,神圣之花。殿堂庙宇栽得多,普通人家可是很少见。

有言:异火皆相融,佛莲自心生。又道是,不同的火都是相互融合的,佛滋养人的善心心中常存。

妙止风则认为,此处不配佛莲安落处,就如同面前的这尊笑面佛,太过伪善。他们都是一边杀人,一边吃斋念佛,盼自己于心能安,以为借佛之名得以净化,就可忘了所做的恶。

楚炎今日也有闲心,就带着她去逛大小院落,各处假山花园,自豪的介绍自己府邸是如何费心修葺,欢迎常来做客云云。

楚炎不厌其烦的介绍,止风在默默地记路,路过园中小道,一簇佛桑花开得极好,红色花瓣舒展,花蕊细长延伸,垂落清水池畔。止风只在书上看过这个花,她自小在西晋长大,西晋分布于大陆的西北边,干旱缺水,那里不适合种植此花,所以没亲眼见过。

它那么近,妙止风想摘一朵来瞧瞧,她伸出手去够,奈何人矮手短,险些整个人扑了上去,而前方是个清水潭,还有不少的金鱼雀跃翻腾。她心里暗骂,卧槽老子可能是要投身喂鱼了吧,怪自己还是太年轻,怎能如此大意……

楚炎眼疾手快,一伸手将她捞了回来,抱着她转了两圈,离那水潭远远的,这一晃,居然有些失重感,她晕乎得以为自己刚从高山上坠落,同时,她手在楚炎的腰间拽了一下,将一个翠绿的东西顺入了手中,迅速藏进袖子里,他没察觉,并没作任何的反应,再然后就是惊慌过后的平喘。

止风眼睛眨了一眨,无辜的看着他,他也不知所措的看着她,目光往下落,嗯,楚炎的手还搭在她的腰上。

这腰,真细,没估摸错的话,也就只有一尺八了。

楚炎外表看起来就是个谦谦君子,似乎很有安全感的一个男人,此时与女子贴得太近,他耳朵发红,还有些不好意思,于是连忙撒手,自己站开。

妙止风开口打破这尴尬,语气多了些客气分明:“止风刚才失礼,谢谢殿下今日的盛情邀请,天儿不早了,我也还有事,就先告辞了,请不用相送。”

楚炎在原地呆呆看着她的背影,她步履飞速,一拐弯,人已经不见了。

头一遭过府,说不能久留也留了那么久,她赶紧急匆匆的走了。

门外巷道口,马车上两个人翘首以盼,窗棱隔布早早的就掀开了,见止风出来,青篱立刻从马车上奔下来,吃货丫头已经说不出心中太多的担忧,唯有食物能解释此时此刻心情,她拿来一块看着黄灿灿、闻着甜丝丝的东西要给妙止风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牛皮糖。”那丫头等得一脸生无可恋,沮丧至极:“我说饿了,一头大野驴为了拦我,不让我进去,才给我买的。”

耶律无殇这个急脾气也坐不住了,下车来呛骂:“哎你个死丫头,有没有点礼貌,你们中原不是礼仪之邦吗,本公子好歹是堂堂的契丹王太子,被你们主仆二人说得跟动物世界来的似的。”

“本姑娘想怎么说就怎么说,有本事你别跟来呀,我就不说你了。”青篱仰着自己有些肥嫩的小脸蛋,俩大眼睛使劲瞪他。

耶律无殇没回嘴,懒得跟女人吵,只看了一眼妙止风,没好气的道:“好了,拜会完了就快走吧,你自己吃香喝辣,我俩早饿瘪了。”

妙止风三步过来,从袖子里掏出一个东西神神秘秘的给耶律无殇看,与他勾肩搭背的说上了话:“瞧见没,刚才发生了点儿小意外,顺手从晟王身上顺来的。”

“说得挺溜,您可真顺呐。”耶律无殇暗竖大拇指,问道:“你要这物件干嘛用?”

耶律无殇不知道,自从上次妙止风的玉佩被偷之后,她就琢磨着自己混迹市斤许久,小偷小摸的看多了,打抱不平也是常有的,搞不明白她当时到底怎么被偷的,后来研究演示了数次,贴身顺物的小伎俩就被她学会了。

楚炎佩戴的琉璃玛瑙坠,她当时也是下意识就顺过来了,也没想要用来干嘛,就想拿他点东西,不过经过耶律无殇这么一提醒,它或许真的可以派上用场。

妙止风年岁不大,说起谎来就是一箩筐:“先收着看吧,没什么用我再给他还回去,就说我捡到的,看着喜欢舍不得还给他,后来心里不安,才主动交还。”

不过,至于她会良心不安?听听就好,她这辈子是不可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