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元神殇

天元神殇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7:52:13

最新章节: “这烤鱼不错,配上胡椒等香料,外焦里嫩,真香。”青篱笑嘻嘻的将切碎的小葱加进去,一边说道:“那是,我的手艺还不错吧。”“不错不错。”妙止风和青篱在院中围炉吃烤鱼,夹了一点儿试味,又有些烫,吃了一小口,自己搓搓小手,很是可爱。“都这么久了,楚暝怎么还未回来呀?”止风问。青篱说:“公主你急啥呀,王爷忙

第24章 赴鸿门宴

止风纤手执起紫毫,谦逊道:“方才,祥宁县主引用圣人孔子《家语》其二句,并非原创,那我,就随意创两句罢。”

苏紫玉笑得浅白,眼里尽露看好戏的心态,写吧,我看你怎么写。

妙止风揽起长袖,落落挥笔。“引天成之华光,汲卿雅颂;慕兰泽之芳草,凄杳袭人。”即兴四句词现于纸上。

晟王看了,忍不住要称赞:“章草飘落,飞白窈窕。笔法如人,果真是妙。”

“喔?晟王殿下也喜书法?”妙止风见四皇子投来欣赏目光,好像对她的字很感兴趣。

“我亦偶尔书之,略懂一二。不过,论起章草,还是不如六弟妹你精通。章草,古又称‘今草’,会的人少之又少,以你的年纪,有这分才学,实属难得。不知是得了哪位书法家真传?”

止风依然谦逊:“才学不敢,从小闭门造车,也就得了章平之章老亲授。”

楚炎说:“古语有云:善书者多骨,力丰筋者圣。”

止风又说:“师傅教导我,第一用笔,第二识势,第三裹束,三者兼备,然后为书,苟守一途,即为未得。”

楚炎兴致勃勃的论起书法,第一次有人令他啧啧称奇:“横如千里阵云,折如百均弩发。”

如果说楚炎先前第一面见她时,觉得她单纯可爱又独特,那这次,可是刷新对她的认识,她性子自由、跳脱,娇柔貌美、才学不菲等光芒于一身,仿佛磁石一般,被她牢牢吸引住了。

“逆锋起笔而已,才疏学浅,晟王殿下过奖。”妙止风将笔安于砚上,结束了这比试。于她而言,不过牛刀小试,一点挑战都没有,但对于学问和艺术这种东西,是永无止境的,她也不敢妄自尊大。

苏紫玉作东,把风头让给了人,却没办法有二话,只得说,人家那字写得确实好,本来还想看妙止风出洋相,非但没有,反而抬高了她。先前看妙止风年纪小,性格刁钻,以为她就是啥也不懂的刁蛮公主罢了,显然不知道她没显山露水,一出手就是爆发伤害。

“脾气火爆的女人,你还会这个?”耶律无殇过来,也表示惊奇,他拿起那纸,歪头瞧了半晌,一个汉字也不认得,只不过见人家这么夸妙止风,好像是还挺不错的吧。

青篱觉得耶律无殇是个没见识的土包子,上来就把自家公主夸上天:“我们公主会的可多了,学了十二年的书法,你以为白学的?”

天哪,耶律无殇觉得,中原的文学教育太严格,对一个女子这样,岂不残忍?

他哪里知道,妙止风是为了能出宫玩,但是又不能不学无术,于是父皇给她请了书法大师来教她,自小习书,她年幼时做功课太勤快,交完就跑出宫去了,一天下来,光知道野,有时候连师傅的影子都没怎么见。残忍倒是不觉得,毕竟交完了功课就可以出去玩,那多有趣,连父皇都说她是散养的。

赏花会扫了祥宁的兴,其他人呢,想赏的可以继续赏,不过大家也没特别的项目,看对眼的互相交流过,也便各自散了。

过后,晟王热情邀请妙止风到他府上做客,说是皇后难得出宫一次,也是个雅趣的人,请她过府一叙。

妙止风答应得爽快,绕道朱记饭庄,抱了一壶梨花醉,带着就去了。

楚炎见状,取笑她:“哈哈,六弟妹你年纪轻轻,为何如此爱酒。”

“殿下叫我止风就好。”止风将酒的木塞打开,递给他道:“你闻闻,还有梨花香味儿,真香啊,没喝都要醉了。”

楚炎嗅了嗅,这酒的味道是很好闻,也对她说道:“那你也别跟我太生分,叫我四哥或者楚炎,我也比你大不了几岁。”

“好叻!四哥。”止风跟楚炎拉近了关系,将他一步一步,套进了她的“白兔窝”。

他们姗姗来迟,皇后在偏厅榻上坐着无聊,眯着眼睛休憩,都快睡着了,此时脚步声响起。

楚炎绕过门口的翠竹黛山图屏风走进来,开口就抱歉的道:“母后久等,儿臣回来了。”

妙止风跟着道:“止风给皇后娘娘请安。”

皇后静静端坐,看着慈眉善目,几分风韵,轻应了一声:“都免礼吧。”

妙止风第一次见皇后,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,上面坐的是这个南楚国最尊贵的女人,约有50岁的样子,梳着冠花髻,戴鎏金珍珠冠,黑底红襟长拖尾宽袍,百鸟朝凤双层屡,金莲为饰蓝珠为芯的流苏禁步,华贵却显得气度张扬,简单的用一句话来讲就是,很有派头。

皇后见止风盯着她,便问道:“本宫脸上有什么东西吗?”

止风回了神,摆摆手直言:“不不不,我是看娘娘您姿容娇丽,青春不老,我要是能及您半分风华,做梦都会笑醒呢。”

皇后会心一笑,“傻孩子,我老了,你还年轻,这才是风华正茂呢,我羡慕你还来不及。”

止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道:“怎么长得好看的人,都那么会说话。”

她一句话惹得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侍女们,都在嗤嗤的笑。

皇后看起来心情也不错,转而对楚炎道:“炎儿,你们既已回府,传膳吧。止风是客,你该拿出待客之道来,好好招待才是。”

楚炎说:“是。酒菜已然备好,就等母后一句话呢。”

妙止风看起来傻乎乎天真的道:“都是一家人,不必如此客气。”

楚炎在一旁默默望着,心里道,若真是和你一家人就好了,也不用费心思防你,可现如今也只是表面和气的一家人。也罢,六弟娶了你也便是娶了,我后悔也来不及了,不过,据说你二人还没有夫妻之实,为兄心里才有些许宽慰。

妙止风表面看起来什么也不懂,什么也不在乎,其实心里清楚得很,母子二人设宴,请一个仇人之妻,只怕是鸿门宴吧?

耶律无殇和青篱当然也是跟来了的,晟王明说这是皇后要和止风单独相处的风墨聚会,止风让他们在晟王府外的马车上候着,特别是耶律无殇,没什么事情,也未受邀拜访,进入晟王府太唐突,多会遭人口舌,传出去不好听。

青篱急的坐不住,想下车去,“公主一个人我不放心,我要进去伺候!”

耶律无殇将她拽了回来,“你去伺候个屁,万一有事我们在外边还能通风报信照应着,我们要是都进去了,一旦有个什么麻烦,谁来解决?”

青篱懵懂,似懂非懂,看了一眼耶律无殇道:“你好像说得也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