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元神殇

天元神殇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7:52:13

最新章节: “这烤鱼不错,配上胡椒等香料,外焦里嫩,真香。”青篱笑嘻嘻的将切碎的小葱加进去,一边说道:“那是,我的手艺还不错吧。”“不错不错。”妙止风和青篱在院中围炉吃烤鱼,夹了一点儿试味,又有些烫,吃了一小口,自己搓搓小手,很是可爱。“都这么久了,楚暝怎么还未回来呀?”止风问。青篱说:“公主你急啥呀,王爷忙

第23章 争奇斗艳

在此前,天牢里有件事儿,祥宁县主去看望楚暝,他一个嫌疑犯脾气挺大,不接探视。天牢守卫一向的硬气,祥宁生生就被守卫挡了回去。

她想为楚暝做些什么,不管是弥补还是挽回,还是说别有他想,于是提出办一个赏花会,主要请皇后和四皇子来。

暗香替县主打抱不平:“县主,祁王既然不接受你的好意就算了,我们也用不着去讨好他,再说他如今自身难保,你管这等闲事做什么。”

苏紫玉说:“你懂什么,我先前误会楚暝哥哥了,我现在后悔了不成吗?”她眼珠子转了转,再对暗香道:“你派人留意下妙止风,别让她给我搞破坏,我真不信楚暝哥哥会真的喜欢她,和亲不过是为政局稳定罢了,哪有我们一同长大的感情深厚。”

暗香听吩咐,“是,小姐你说什么,暗香替你做什么就是了。”

苏紫玉手执小剪刀,对着一盆白色兰花,轻轻的爱惜的剪去多余的枯花杈,一边说道:“我精心培育的君子兰,明日一定会在赏花会上大放异彩。”

那兰花袅婷婀娜,淡淡馥郁芬芳,暗香由心底赞叹小姐的耐心和对花的热爱,“都说空谷幽兰,小姐真是如这兰花一般,好看,品性又高洁呢。”

小姐却说:“你是只知道其表面,这兰花啊,娇贵,不能磕碰,否则就不会开花,极难养成一株。”

丫头暗香倒是会说话:“皇天不负有心人,花也会被小姐的呵护之心所感,相信人也会的。”

苏紫玉笑了笑,眼里凝滞想到了别处去,一语双关的叹道:“希望吧。”

此时赏花会,要求每人自带一盆花卉入场,并有好茶好酒招待,共讨养花心得,一同观赏美好与喜悦,写字赋诗,陶冶情操。

秋时节,唯独兰和菊争奇斗艳最为热烈。另外出场的还有牡丹和月季、百合、桂花等等,品类也不少。

芳草碧萋萋,思君漓水西。盈盈叶上露,似欲向人啼。

万花园中,有许多人都拿出自己种的兰花,来比谁的开得更好,更有韵味。

这家说,我的墨兰色泽鲜艳,姹紫嫣红,当得花中君子之首。

那家说,你的过于浓烈明艳,不如我的黄百合姿态优美,象征荣华富贵,圣洁幸福。

富家小姐们都在争相比较,而妙止风带来的是一盆彼岸花,又名曼珠沙华,捧着小小一盆红花招摇过市。众人纷纷投来目光,有些不解,这家伙是不懂花吗,怎么选择如此奇怪的花?

彼岸花,恶魔的温柔。有传说这是自愿投入地狱的花朵,被众魔遣回,但仍徘徊于黄泉路上,众魔不忍,遂同意让她开在此路上,给离开人界的魂们一个指引与安慰。

雪白色与血红色的彼岸花共同代表死亡。传言曼陀罗华盛开于天堂之路,曼珠沙华布满在地狱之途。同是代表死亡,一个却偏向于对死亡的另一种解释:新生,另一个偏向于对痛苦与悔恨的彷徨与徘徊:堕落。所以说地狱与天堂,仅有一线之隔。所谓天使与恶魔的区别,不过是颜色与背负的含义罢了。

这个花,是妙止风在花市用五两银子买的,纯粹觉得独特好看,也没想太多,对这花也没什么研究。

耶律无殇就更是了,搬了一盆金盏菊,简单粗暴的往观赏台一放,就去四处转悠了。

青篱入了园就抱着一碟桂花糕,往嘴里塞个不停,嘴里鼓鼓的跟个仓鼠似的,时不时问妙止风吃不吃,止风让她自个慢慢吃,叫唤耶律无殇的名字,他却往人堆里扎过去了,定睛一看,晟王和皇后在人群正中央,众星捧月。

周围莺莺燕燕环绕,打扮得花枝招展,人比花娇,丛花在旁边都黯然失色,她们都想借此机会在皇后面前露脸,这时候赏花会的目的才真正显露出来。

妙止风撞了撞耶律无殇的手臂,小声道:“哎,野驴,你看晟王旁边的护卫鹰戈,像不像可以徒手掷银针的武林高手?”

耶律无殇认真的瞧着,自语道:“那个鹰戈高高瘦瘦,严肃的面孔,面无表情,是挺像的。”等他说完反应过来,对妙止风凶神恶煞道:“哎不是妙止风你,你叫谁野驴呢?”

“你不是个粗人嘛,别在意这些细节。”止风从青篱盘子里拿了块桂花糕塞住他的嘴。

这场合,请了不少王公贵族的公子和小姐,名为赏花会,其实赏的不是花,是借花的名头,赏那貌美如“花”的美人,相亲会还差不多。

妙止风想过去跟皇后打个照面,身后却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,“祁王妃也在呀,不知你近日可还好?”

回头一看,是苏紫玉在叫她,于是妙止风敷衍的回答:“托县主的福,我挺好。”

耶律无殇这个粗人都看出来止风脸色不好,他站出来挡在身前,弟弟给姐姐站岗的模样,他又俊脸黢黑,剑眉星目,下巴比较尖,侧脸刚毅,英气逼人。

苏紫玉见了他如此模样,顿时呼吸一紧,待她稍稍平顺了气息道:“不知契丹王太子也在此,祥宁这厢有礼了。”

耶律无殇对这个祥宁县主没什么好感,没怎么正眼瞧她,只是嗯了一声,就老母鸡护崽一般的将妙止风挡在身后,止风觉得这孩子有点可爱,至于这么谨慎嘛,便一把将他推到旁边去了。

苏紫玉像是忘记了上次的不愉快,大度的邀请妙止风起头赋诗,为花题词,妙止风被她拉住,想推脱也推脱不得,只好勉强答应。

花丛中央摆了一张桌案,笔墨纸砚齐备,众人围过来看热闹,苏紫玉率先起笔。

笔墨飞扬,矫健有力,一气呵成:“气如兰兮长不改,心若兰兮终不移”两行字映于宣纸上。苏紫玉写得一手好行楷,众人鼓掌叫好。

“小小挥墨,紫玉献丑了。”苏紫玉眉飞色舞,神色欣喜,双手亲将毛笔递给止风,对众人说道:“接下来,由祁王妃给我们露一手,你们可想观摩?”

众人看热闹不嫌事大,雀跃的紧,你一言我一语。

“那最好不过了!”

“祁王妃来吧,试试又何妨。”

“祁王妃,请吧!”苏紫玉一直催促止风接笔。

止风也不再推脱,干脆的接了:“既然你们想看,那我就却之不恭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