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元神殇

天元神殇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7:52:13

最新章节: “这烤鱼不错,配上胡椒等香料,外焦里嫩,真香。”青篱笑嘻嘻的将切碎的小葱加进去,一边说道:“那是,我的手艺还不错吧。”“不错不错。”妙止风和青篱在院中围炉吃烤鱼,夹了一点儿试味,又有些烫,吃了一小口,自己搓搓小手,很是可爱。“都这么久了,楚暝怎么还未回来呀?”止风问。青篱说:“公主你急啥呀,王爷忙

第22章 抠门王妃

出府之前,有人前来拜访。

说是鸿胪寺来的,妙止风出来一见,是契丹王太子耶律无殇。

妙止风自问自己与他没什么交集,天已那么晚了,他来做什么?

自那日宴会上吵了一架,此狂悖自大之人,止风就不爱待见他,茶也不奉,只是没好气的问他:“不知道王太子大驾光临,有何贵干?”

耶律无殇听说妙止风要查案,这女人真令他刮目相看,他就想来看笑话,不信她能查案,鸿胪寺呆着甚是无聊,他故意来凑合。

耶律太子傲娇的哼了声,说:“护卫我人身安全的武将死了,此事关系到我契丹,本太子来看看进展如何,看你能不能给出个交代。”

“笑话,本公主也不是吃素的,由我出马,必定能给你个完完整整的交代!”妙止风说话的时候,眼睛是向屋顶上看的,“我还有事在身,等我办完了再跟你瞎扯。”

妙止风觉得,这乌龟王太子可能是看出她有所行动,又觉得她找不到什么案件线索,就故意来看笑话,还想激将她。

耶律无殇又问:“你要出去?去哪?”

“关你什么事。”

“我也去。”

“不许去。”

“我就要去!”

“你当真要去?”

他重重点头:“嗯!”

止风从头到脚打量他,眼里闪烁着贼贼的光,闪闪发亮,她正愁找不到替身,这送上门来的,不用白不用。

她对耶律无殇说:“你去可以,但是你得听我安排。”

耶律犹豫了一下道:“好。”

妙止风附在他耳边,不知说了些什么,听完,他拍拍胸脯保证:“没问题,包在我身上。”

谈妥,二人前后脚的就出府了。

妙止风先是安排了一队人,埋伏在狱卒吴有才家旁边,又打听到他素来爱饮酒,便叫上几人拉他到附近酒馆喝够了再放他回来。

夜色浓,城郊五里外几处屋所却无一处灯火点亮,吴有才喝多了酒,头晕乎乎,走路跌跌撞撞的回家。

周围忽然腾起了一股白色的烟雾,使人看不清四周,双眼朦胧,到处空旷无人,置于其中就像行走在黄泉路上,凄冷又死寂。

到了家门口的院子里,他踢到一个圆滚滚的东西,脚下踉跄,摔了一骨碌,伸手摸呀摸,摸到那东西,捡起来一看,吓得一激灵,赶紧将那玩意抛开,瞬间酒醒了大半,嘴里呼喊着:“鬼呀!”

地上滚出去的是一个骷髅头,吴有才吓得屁滚尿流,这时背后出现了一个幽幽的声音。

“我死得冤枉,还我命来~还我命来~”

吴有才回头一瞧,迷蒙的天空上飘着一个白影,披头散发,隐隐看见那白影七窍流着血,伸出双手要来索他的命。他以为是张成的亡魂找上他了。

这一看,更是吓得要哭了,忙大喊:“不是我,不是我杀的你!我就拿了一点东西而已,真不是我杀的你呀!”

白影又说:“你拿了什么,还不赶快统统的还给我,我要带你去见阎王!”

“我,我我都还给你,你放过我吧!”吴有才掏出一锭金子哭喊着道:“就剩这么多了,我拿你的五十两黄金,都拿去喝酒了。张成,哦不鬼大爷,求你饶了我呀……”

吴有才在这边哭喊求饶,却不知这院墙后头有人偷笑,妙止风压低声音指挥那几个力气大的人拉绳索,“往上拉一点,再往上,再用力!太低了,人都快要掉下来啦。”

她趴在墙头往四周瞧着,扭转头,低声喊护卫们过来:“烟雾呢?老子叫你们放的烟呢?快给我扇,让它四处弥漫开。”

院儿里,白影将吴有才吓得魂都快丢了,他老实的掏出了金锭丢在地上,连滚带爬要往屋内跑去。

这时候,又听见“碰”一声,不知什么东西摔在地上了。

院内的人捂着屁股,一手撩起一头乱糟糟的“秀发”,破口大骂:“妙止风你命人怎么拉的绳,你大爷的!”

墙后的人捂着肚子,笑个半死,等她笑够了才招呼道:“你们都出来吧,给我冲进去,将吴有才抓起来!”

刚滚进屋的吴有才,张大双眼见王府的护卫破门而入,门口那白影站着骂骂咧咧,霎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

吴有才赶忙向妙止风下跪,知道肯定是自己隐瞒没说的关于金子的事,才招来了这位,于是坦诚道:“祁王妃,我就是之前搜查张成家的时候,偷拿了张成箱子内的五十两黄金未上缴作物证,他的死真的与我无关呐。”

妙止风说:“他的死是与你无关,但凶手与你拿的东西有关,你隐瞒了重要线索,妨碍司法公正,你说该如何惩罚?”

吴有才贪财好酒,但挺有自知之明,“小人自愿到县衙领三十大板。”

妙止风点头,挥手招呼他去,然后他就被拖走了。

“怎么样,我可帮到你了吗?”耶律无殇抚顺自己的头发,擦去脸上的朱砂,过来邀功。

止风道:“你做的非常好,不过我还需要你帮我个忙。”

耶律不解的问:“你还要我帮你什么?”

“你闲暇时,帮我留意一下长京城内武功高强之人,这人有徒手掷银针暗器的本事。”妙止风看着金锭子,这是官银印制,普通人或者像张成那种小混混,是定然不该有的,她顿了一下,再补充道:“特别是晟王府。”

“嗯,我会多加留意。”耶律无殇觉得自己可是帮大忙了,于是他得意的道:“妙止风你得感谢我呀,居然没点表示,你会不会做人?”

王太子如今也不屑于装什么文雅礼仪,一口一个妙止风的叫。

“没有表示,不过你有空可以来喝茶。”止风好像觉得喝茶很了不得似的,心里是觉得能让他喝茶,已是给了他极大的面子了。

“切,堂堂祁王妃,怎的如此抠门?”耶律王太子表示不满她的处事方式,深觉她这样是要没朋友的。

妙止风才不管,自顾自的走了,留给耶律无殇一个背影道:“明日到我府上来再说吧!”

“来就来。”耶律无殇在后头吃力不讨好,潇洒的甩着自己一头的乱发跟了上去。

听说,明日有赏花会,将在万花园举办,晟王也会陪皇后来赏花,可热闹了,那她当然也要去看看。

秋日的花,有什么好赏的?妙止风本人没有雅趣,却受了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