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元神殇

天元神殇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7:52:13

最新章节: “这烤鱼不错,配上胡椒等香料,外焦里嫩,真香。”青篱笑嘻嘻的将切碎的小葱加进去,一边说道:“那是,我的手艺还不错吧。”“不错不错。”妙止风和青篱在院中围炉吃烤鱼,夹了一点儿试味,又有些烫,吃了一小口,自己搓搓小手,很是可爱。“都这么久了,楚暝怎么还未回来呀?”止风问。青篱说:“公主你急啥呀,王爷忙

第18章 女土匪呀

“好,我答应你。我该怎么做你们才肯放过我父皇母后?”

妙止风想,王叔坐镇一方,拥兵自重,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背后的势力不容小觑,如今权宜之计也只好先答应他,至少先知道他们的计划,总有办法能扭转局面的,她如今人在南楚,再如何狭路相逢,至少还不是绝路。

“你也知道,如今太子得了一半的兵权,待时机成熟,你在南楚向皇帝借兵,到时候天下都传言西晋太子受奸人蛊惑谋反,你以西晋公主的身份大义灭亲,祝我们平叛,一切就可顺理成章了。”

“二选一,要我选择牺牲我哥哥还是父皇母后,这就是你们的计划?”当然,妙凌风肯定还有很多打算没有告诉她。

“你只管按我们说的做,别的不需要知道得太清楚,我会派人定时与你通信,你只需好好做你王妃便可。”

她原来认为自己生来得了许多幸福,却原来被别人当了工具使,还是个被人磨锋利了的工具。

雨声越来越大,盖过了二人言谈之声。

被逼无奈通敌叛国,里应外合陷害自己家人,自己尚无能为力保全他们,是何等心如刀割的难受啊,步入陷阱,不能逃,不敢死,在自己还没有强大的时候,只有任人拿捏。她发誓,只要她还活着,以后必定让这些人百倍千倍的还回来!

青篱打着雨伞跟在后头,公主却推开她的手,任自己低头淋雨,失了魂般,踽踽前行。

雨水滴滴答答落的急切,地上形成好大一滩水,她不闪不避的一脚踏了进去。青篱见此都觉得身心一颤,妙止风却好似一点不觉冰冷。

“公主,注意身子别着凉了,青篱扶你上马车。”青篱担忧的拽着她,她毫无反应任青篱搀扶推弄。

止风浑身素缟,长发垂洒,淋雨着了凉,回府后便发高烧了。吃了药昏昏欲睡,夜半时分,她觉得冷,一转身抱上了一个很有温度的东西,甚是舒服,这一觉睡得好长。

她做了一个梦,在梦里她回到了西晋,从小长大的皇宫,蓝天白云,阳光刺眼,在马场里骑着父皇送她的小马,那天大家都好开心,他们都在笑,却渐渐的笑容凝固了,因为她的小马儿突然发起狂,冲破栅栏跑了出去,不知道跑去多远,周围都是阴森斑驳的白桦林,一片死寂令人害怕,身后追来的人一个都看不见了……她用力的呼喊父皇母后,声音空旷传扬出去,却无人回答,周围还是没有人,偌大的天地间,就剩自己一人,找寻不到回去的路,马儿也跑不见了。

现实里,做梦的人儿嘴里不断呢喃:“父皇,母后,你们在哪儿?”

梦还未醒,又是一方阴云暗淡,等到云开雾散之时,迎着光,出来一个白衣少年,他奉着洁白的绫,飘渺而至,却看不清脸,她一步一步过去,伸出手去触及他的脸想要看看他是谁,但眼前除了模糊,还是模糊。

触感真实,手里摸到了滑滑的肌肤,还有温度,哎呀这皮肤简直太好,她爱不释手,摸来摸去。

突然眼睛一睁。

醒了。

她摸的是谁?

眼前的人正带着探寻的目光瞧着她,面对她,躺在她的身旁。

正是楚暝。

止风瞬间的反应是将手缩回来,却被楚暝抓住按在他的胸口上,调笑的问道:“暖吗?”

手所触及之处心跳有力,扑通扑通的,搞得她心跳也扑通扑通。

“你怎么在我床上?”妙止风质问。

楚暝一副‘你要看清现实’的样子,对她道:“这是我的房间。”

妙止风扫了一圈,好像是哦。那她只是发烧晕了,然后怎么就到他的房间里来了?

仔细想了想,好像那天她从鸿胪寺回来,刚一到府中就晕倒了,晕倒前她又印象楚暝刚好出来,然后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止风用指头戳了一下他的胸口,道:“你这只狐狸过分了啊,明明就是你把我带过来的。”

“也不知是谁抱着我睡得真香,睡觉磨牙吧唧嘴,脚还压在我腿上,夹得死死的我想动都动不了,可不是我让你这么干的啊。”

妙止风一听,炸了,自己瞬间弹开,用手推他,抢夺被子,一脚将楚暝踢下床去,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威猛迅捷势不可挡。

楚暝也动作利落,并没摔倒,滚了一圈站起,怒瞪她:“卸磨杀驴的女土匪,真是好心没好报!”

女土匪得瑟,对他吐了吐舌头:“活该,让你说我坏话。”

不知她昨晚受了什么打击,回来整个人魂不守舍,还病怏怏的,楚暝也是刚从琼华苑回房休息恰好撞见,这才将她放在了自己房间照顾,不过今日看她的状态,倒像是好了七八分了,活蹦乱跳的还有力气踢他下床,他也就不担心了。

“我看你恢复得不错,好好休息罢,我去忙了。”

楚暝穿好衣服鞋子出去,临走前吩咐青篱好好照顾王妃,青篱八卦的眼神,冲进去问自家公主,又吞吞吐吐不好意思的道:“昨天晚上,你们是不是……”

“啥事儿没有!”公主连忙否认,抡起一个枕头砸向八卦小丫头,“就你话多!就你话多!”

妙止风身体不适,就算楚暝再无赖,也不可能趁人之危,这点人品,他还是有的,解释不过是心虚而已,虽然没什么,但说说总还是要的。

她瞅青篱一眼,道:“小包子,我还困,再睡会儿,有事唤醒我。”

“好嘞!”

青篱丫头脸圆得很灵性,小包子是她的外号,有时候女扮男装出门,公主会这样称呼她,不过,公主随时想这样称呼的时候,自然也是这样称呼她。

约是睡到午时,府中热闹起来,吵吵嚷嚷。

“公主,鸿胪寺发生命案了!”青篱慌慌张张的推门进来。

妙止风惊觉从床上坐起,带着不好的预感问道:“死的是谁?”

青篱说:“契丹来使重臣,突莫·丹图尔。”

她们昨夜刚到访鸿胪寺,今天就发生了命案,雨天杀人夜,是个好时机。

杀契丹来使,长京怕是不得安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