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元神殇

天元神殇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7:52:13

最新章节: “这烤鱼不错,配上胡椒等香料,外焦里嫩,真香。”青篱笑嘻嘻的将切碎的小葱加进去,一边说道:“那是,我的手艺还不错吧。”“不错不错。”妙止风和青篱在院中围炉吃烤鱼,夹了一点儿试味,又有些烫,吃了一小口,自己搓搓小手,很是可爱。“都这么久了,楚暝怎么还未回来呀?”止风问。青篱说:“公主你急啥呀,王爷忙

第17章 王妃霸气

苏紫玉显然是不知道妙止风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,她心里有疑问,居然敢开口质问妙止风:“刚才楚暝哥哥,是不是你故意叫走的?”

“是又如何?”止风毫不掩饰道:“你背地勾搭有妇之夫还有理了?”

祥宁县主的丫鬟在一旁插嘴道:“说话那么难听,不愧是小国来的,跟我们县主的雍容气度比起来,简直不知差了几个度。”

妙止风听了火烧上房,直接一个巴掌扇过去,“小国来的公主怎么也比某国县主强,鸡头凤尾不自知,那就让我替你们知书达理的县主教训教训你这个多嘴的奴才!”

那丫鬟委屈的捂着脸,哭哭啼啼的道:“县主,你看她当着你的面还那么嚣张,赶紧告诉皇太后,让她给您做主啊!”

青篱在一旁气愤,咬牙切齿举起手作势要扇她,不过被妙止风一个眼神阻止了。青篱深谙一个道理,以公主的话来说,那就是:白莲花身边多刁奴,我们西晋皇室受人敬仰,自是不会如此作派的。

“刚才我陪皇祖母同游御花园,岂料见你们在此,特绕道来瞧瞧。你不是要告诉皇祖母吗,去呀!不过奉劝一句,您还要是点儿脸吧。”

妙止风扪心自问自己是嚣张的,但那也得有嚣张的资本。她受长辈宠爱,自身条件得天独厚,张扬惯了,从不吃瘪。敢爱敢恨,敢打敢骂,说她嚣张还是夸她呢。

祥宁理亏,自是不敢告状,只好委身假意的赔不是:“妹妹不过是想请楚暝哥哥叙叙旧,也没做什么,是姐姐你多虑了,才导致你生那么大的气,如果是祥宁哪里做的不好,还请姐姐指教,妹妹改正就是了。」

妙止風受不了祥宁的虛以委蛇,忙摆手道:“别,你年纪比我大,称呼我姐姐岂不是折煞我,我没那福气,受不起。你知道自己错了就好,别一口一个楚暝哥哥的来招惹他,他是我的人!”

“爱妃敢不敢再大点儿声?”这时,身后传来一个温醇的声音。

正是楚暝,晃晃悠悠的过来。

“楚暝哥哥你来得正好,我们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,情谊深厚问心无愧,却被人说得如此难听,你可得好好管管你的王妃呀!”祥宁第一次被人如此数落,羞愧难当,脸气得通红,要爆发又怕自己露出不雅之态,只好撒娇告状。

楚暝却站到妙止风身旁,也学着她刚摆手的样子,道:“别,青梅竹马消受不起,我问心有愧。县主何其的高雅善良德行端庄,我只是一介纨绔,花天酒地寻花问柳,实乃与您的身份作风不太相符。至于我爱妃说的话,确实是有些重了,我替你责问责问她,你就别放在心上了罢。”

说要责问,而后他转脸对止风道:“爱妃说话底蕴过于深厚,普通人哪会经受的起,下次不要再这样了。”

这是责问?这夫妻俩分明是一唱一和,沆瀣一气,气死人不偿命。

二位冤家眼神里都是激流勇进的火花。

“你说过就独宠我一人?”

“嗯。”

“再没有别人?”

“没有。”

妙止风眼神赞叹:很好,你暂时做到了。

苏紫玉明白了楚暝还是不肯原谅她,话里话外的暗讽她,心里很不是滋味的道:“好一出夫唱妇随,真是令人敬佩。紫玉身体不适,先告辞了!”

说了告辞,便怒气冲冲的走了,唤道:“暗香,我们走!”

妙止风一动不动的斜睨着楚暝,他应该早就察觉她是故意让洛桑支开他的,还在背后偷听她们说话,让她随意发挥,最后才现身出来,这只老狐狸。

楚暝轻点了一下她的鼻尖道:“看神情,你一定是在心里暗骂我,骂我什么?奸诈狡猾老狐狸?”

“吼,你又知道?”止风惊讶的捶了一拳他的胸,率先转身走了。

青篱随主,走时路过姑爷身边挖了他一眼,脚步生风的跟着走了。

某狐狸对小护卫召唤道:“洛桑!看什么呢?走了,还不跟上!”

洛桑看了一出好戏,只觉得还是王妃霸气,主子当初要是真娶了那个县主,估计是个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悲剧,那个不择手段的女人,整天动歪脑经,不好相处得很。

天朗水清,风灵毓秀。

这方唱罢,那方登场。

皇宫这出戏台子别开生面,与此同时,皇帝于御书房亲自召见大将军司徒靖。

先是说大将军多年征战,为朝廷出生入死,劳苦功高,赐座看茶。

再而,说到边境战马豢养和供应的问题,铁蹄底下出江山,马匹的重要性不可忽视。

司徒靖将军说,边境战马数量稳定,足够骑兵营所需,如今扩军计划可实施,望陛下御批成立新的骑兵队伍——飞云骑。

陛下点头许可,允了。

楚烈指着墙上的画作收藏,骏足九逸、昭陵六骏图,让司徒靖选一副,赏赐于他。

司徒靖老将军只道是君子不夺人所好,不敢收得如此大礼,一力感恩圣眷。

画马名家的遗世之作,当今世上再无同等的第二幅,可想珍贵。

陛下道是割爱也无妨,便将昭陵六骏赐予了他。

飞云骑无合适骁勇的将领人选,待着手组建,赐“六骏”不言而喻,陛下心中的人选犹疑未定。

当今天下,风云诡谲。

随风潜入夜,月落乌啼,风声雨声声声渐起,鸿胪寺客舍里的人也少许动作。

在此之前西晋来的代表送出了一封书信,派信使传入了祁王府。

三更时分,披着斗篷的白衣女子从祁王府出来,到鸿胪寺打伞下马车,匆匆忙忙来到西晋使臣落脚的东区院落。

窈窕的女子刚进门来,一把新月刀就抵在了西晋世子的脖颈间,逼得他步步后退,她压低声音喝斥道:“妙凌风!国内的事情是不是你们一手策划的,我父皇母后怎么样了?”

妙凌风轻轻掰开她的手,道:“妹妹别动怒,都是一家人,免得伤了和气。父王差我来,自是有事同你合作的,你若得了我们掌控,他们在国中安然无恙,安享晚年。”

“谁跟你是一家人,谋权篡位的败类!”说出这种话,妙止风都替他感到不耻,“先前国中叛乱,是你们做的吧?我刚一走就引起大乱,后来我活着到南楚了,事情却戛然而止了,我就知道没那么简单。”

妙凌风不置可否:“妹妹你还是有点脑子的,所以我和父王才要来找你合作。顺带提醒你一句,你来南楚和亲原就是父王一手促成的,有此荣华,你作为感谢,不是应当报效王叔么?”

“狼子野心,心怀不轨自作主张。我从来不需要!还妄想我感谢你们?痴人说梦。”

“那二老的状况我可说不准了,你自己看着办吧!你不情愿,无所谓,我们在南楚还有更有实力的能帮我们,不过就是需要多花费一番功夫,但是没办法,西晋重建之日指日可待,你也别想阻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