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元神殇

天元神殇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7:52:13

最新章节: “这烤鱼不错,配上胡椒等香料,外焦里嫩,真香。”青篱笑嘻嘻的将切碎的小葱加进去,一边说道:“那是,我的手艺还不错吧。”“不错不错。”妙止风和青篱在院中围炉吃烤鱼,夹了一点儿试味,又有些烫,吃了一小口,自己搓搓小手,很是可爱。“都这么久了,楚暝怎么还未回来呀?”止风问。青篱说:“公主你急啥呀,王爷忙

第14章 断案如神

自开国元年实行占田制以来,田产分配规定官吏按品级高低占有土地,荫蔽佃客和亲属作为其私属,从一品占田五十顷依次递减至十顷,同时出现公田和私田形式,也依然允许土地租赁,由农户租佃,公田需纳相应赋税徭役,私田则不用纳税。

楚暝怕惊着了桌上的新宠,轻巧地拍了一下惊堂木,轻飘飘的道:“在本有田顷的情况下还抢占私有土地,进行私有化经营不上交国库,中饱私囊,此乃一罪;加收佃户租金和佃农人口,增加劳动恶意奴役,视国法于不顾,此二罪。”

相关的旁审官员以“做个听话的人”为信条,只管点头附和:“殿下说的极对。”

殿下又问:“罪名是有了,但是该罚谁呢?管事刘大庆,还是田庄的归属者?翟大人你怎么看?”

大理寺丞翟木新不卑不吭,条理清晰的道:“刘管事固然有错,不过分明论罪,小惩大诫即可。若论起罪来,田庄所有者纵容荫客更是犯了大错,协助贪赃该罚奉一年,无视国法该降其职务,为虎作伥应杖责三十。”

楚暝听了皱眉道:“罚得这么轻?”

司农卿龚向宏则表示:“限制田地买卖,本就是为了保护士族利益而存在,殿下不必过于较真。”

既如此那好吧,殿下又提出关键性问题:“八里庄田产归属何人所有?”讨论半天,他总要知道罚的对象是谁吧。

龚大人道:“八里庄在京外不远,归京畿府衙京兆尹柳燮所有,在任期间获田地二十五顷。”

“又是柳燮?这个柳大人倒真是在其位谋其职,胆大心细,懂得替自己谋福利啊哈哈……”楚暝故意歹话反说,命人将柳燮“请”来堂上做客。

柳燮一身傲气站于明堂之上,楚暝二话不说也懒得问候,上来就丢了三十大板的签,低头往地上一看,丢的还黑头签,一点也不讲情面。

贡桌上分白头、黑头、红头三种判签,同样打板刑,白头签刑度最轻,黑、红逐渐加重,黑头签三十大板打下来必是皮开肉绽,估计没半个月下不来床,红头签更甚,由专业认真打板子的捕手行刑,被打之人不死也残废。

柳燮又慌又怒,拒下跪,拒打板,也不顾楚暝是皇子还是什么大理寺正,当堂骂道:“黄毛小儿坐镇大理寺,天道不公,你就是公报私仇,这个罚我不认!”

柳燮是投向三皇子一派的官员,几人常年结党营私,收受贿赂。四皇子楚炎筹谋对付三皇子已久,好不容易抓到他把柄,那晚深夜,偷得他的田产地契,拿来要挟他,跟他说替他指条明路,想了个折中之法。

不妨找个人告发他远房表亲八里庄田庄刘大庆,侵占民田不是什么大案,究其根本不过是丢了蝇头小利,风头盖过去,他背后隐藏更严重的贪赃枉法草菅人命,便不会有人再往下查,毕竟他身上数得上来的罪,随便哪条一旦告到圣上面前,那就是丢官罢爵,永世不得翻身。

柳燮被逼无奈,断了与三皇子的合作。四皇子步步紧逼,手段凶狠,他只能依从,三皇子为人霸道,擅过河拆桥,他如今不过损失一点,暂时失势,待这关过去了,日后便还可有可能卷土重来,也免得东窗事发三皇子不仅庇护不了他,还将他当成替死鬼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晟王一招借刀杀人,一箭双雕,断了三皇子羽翼,替自己省事,又给六皇子树敌无数,将成众矢之的,他却坐收渔利。

柳燮就算不送上门去给楚暝报复,他也不能独善其身,就像楚炎所说,你以为你儿子跟楚暝结下了梁子,他还会放过你吗?那他还不抓住你一点错处就将你往死里整?

热闹总是源源不断的,通常一闹没完,还有第二闹。

果不其然,门外还有人来告柳燮之子柳全庸,欺行霸市,强抢良家妇男,私用禁药。今天大理寺成了柳氏父子专场,连楚暝都想为他们追光喝彩,就差鼓掌了。

楚大人何等的目光如炬,聪慧明断,一审二审轻易清晰明了,人证物证俱在,不容抵赖。

到他这来告状,一告一个准。

柳全庸断袖之癖,还给他抢来的男子服食五石散,这种药不但能美白提神,还能增强体力有助性事,之所以列为禁药,是因它有损人的神经,服多有害,故而全国不得售卖。

柳燮这时候别提多气了,手指颤抖的怒斥他那不成器的儿子: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,我养你还不如养条狗,还不快给我滚回去,跪祠堂领家法!”

楚暝打断他,道:“柳大人莫急,你俩打板子还没打,天儿艳阳高照,正好约个板子,打完了再回去跪亦不迟。”

面对众多旁审,刚还硬气的柳燮“扑通”一声跪下,“多少板子我都愿替不孝子受了,恳请殿下恕我刚才直言不讳之罪,所有的错都是我这个做父亲的错,还望殿下明断,放了我儿。”要不说护犊子呢,柳全庸今天的德行,都是柳燮放纵出来的。

“叫我楚大人。”楚暝摆摆手指,纠正道。

柳全庸被父亲摁低了头,哭喊着求饶:“楚大人我错了,当日不该抢您的人,不该跟您说那样的话,求您大人有大量饶过我这一次吧!”

楚暝不为所动的瞥了一眼地上两人,抓了一把捕捉签,扔在他们面前道:“打,往冒烟儿了打,没听见声音的不算!”

差人双双拎了大板子上来,摁着两人就是一顿打。

门外惨叫一声还比一声高,楚暝怕吓到笼子里的小百灵鸟,贴心挡住它的视线,它倒是无所畏惧得意洋洋的舒展翅膀,蓝色羽毛一收一收的真好看。

众人彩虹屁拍得响,恭维道:“楚大人断案如神,我等佩服。”

别人这么夸,楚暝当然是照单收了。

判决如下:村民王三柱收回自己土地,不必受人奴役,其他相同遭遇人等获自由租佃的权利,八里田庄充公归国有重新分配,刘大庆废除管事职务,作为田庄仆役。

至于柳燮,当然是奏报御批,待由吏部行使职权,贬他到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做个小县官,这已经是对他最好的结局了。

诸事繁多,又是劳累一天。

洛桑问起自家王爷,道:“主子晚上是回府用膳,还是到外面酒肆?”

洛桑这么一问,楚暝眼里泛光,饶有兴致的道:“我回府换身衣裳,你命人传话给王妃,让她换身便服随我出门,就说我要带她去一家特别的饭庄,与我一同庆祝新官上任。”

“好嘞!”

洛桑觉得主子性子越发的奇特了,以前出门除了带他也不会带别人,现在出个门还要带女人,啧啧,果然男人有了家室就是不一样了,他心中最潇洒俊逸的风流公子哟,一去不复返。

心里犯嘀咕,小护卫摇头叹气的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