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元神殇

天元神殇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7:52:13

最新章节: “这烤鱼不错,配上胡椒等香料,外焦里嫩,真香。”青篱笑嘻嘻的将切碎的小葱加进去,一边说道:“那是,我的手艺还不错吧。”“不错不错。”妙止风和青篱在院中围炉吃烤鱼,夹了一点儿试味,又有些烫,吃了一小口,自己搓搓小手,很是可爱。“都这么久了,楚暝怎么还未回来呀?”止风问。青篱说:“公主你急啥呀,王爷忙

第11章 姨母驾到

张太医据其自身行医数十载的所见所闻,阅书籍无数,参照中医伤寒杂病论,又仿照西方医学的方法,除发明者施术外再无第二人用过,他想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,只得死马当成活马医,遂将其中换血复活之论一条实施,用鹅毛管子连接两人血脉,进行两人血液互通,病人一面放血,一面输血。

一个时辰后,妙止风嘴唇恢复了本来的颜色,就是稍显苍白。

太医嘱咐道:“王妃已无大碍,还请王爷您多多休息,微臣开两味补药为您调理几日即可。”

“劳烦张太医了。”楚暝也是个赏罚分明的人,吩咐道:“洛桑,张太医劳苦功高,赏赐白银千两。”

太医听了表示惶恐,此乃微臣分内之事,微臣不敢收,临走时还得了祁王关照:“今日之事……”

“王妃只是身子弱,精神紧张才晕厥,外面听到别的什么消息都是空穴来风,臣一定守口如瓶。”太医为御用,见多了此等状况,他当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。

此事说来可大可小,只怕有心之人传谣,也可能打草惊蛇,不利于找凶手。

太岁头上动土,活得不耐烦了。

祁王要论罪,秘密监察王妃被下毒一案,此案交由京畿京兆尹府处理,特获陛下审批,祁王可参与旁审。

既然是秘密调查,楚暝身边豢养的武功高强的暗卫和消息渠道可不少,一早便让人去探查了。

查明真凶固然重要,不过楚暝一步也未离开房间,时刻守在床前,止风在夜半觉得冷了,就替她多加一床被子,渴了就倒水,这辈子从来没有对谁如此上心过,抢了青篱的活儿,洛桑端了药给他喝,让主子去休息,他死活不去,反而让洛桑出去门口把守,说是看有无风吹草动随时来报。

洛桑嘟囔一句:“哪会有什么情况,杞人忧天。”

岂知他话刚说完,就瞬间光速打脸。

此时夜已深,惯于值夜的人耳朵灵敏,发现对面屋顶有动静,便使了轻功跟上去,那黑衣人武功亦不在他之下,一路飞檐走壁跟着就到了京兆尹府。

洛桑没有进去,想着先回来禀报主子,明日正式立案再做定夺,他回来瞧见,一向傲娇不屑关心任何人的主子,居然耷拉着一只绑着绷带的手,在王妃床边趴着睡着了。

他从蓟北大营回来后,落下了病根,身子本来就不好,割脉换血创伤不小,别王妃还没醒,他倒要先倒下了。

洛桑摇摇头,觉得今日的主子一定是没吃药,脑子坏掉了,实在看不过去,便点了他的睡穴,将楚暝拖回了他自己房间,扛完了人,他才继续守在王妃的门口,因为王爷吩咐了,雷打不动只管守着,西晋公主影响深远,比他更重要。洛桑也当是觉着,主子都是为政治上担忧罢了,表面装作不问朝政,实则内心比谁都关心这天下安危。

第二天一早,妙止风醒了。

一睁眼就看见青篱趴在她床沿上睡得跟死猪似的,还直流口水,兴许梦见了什么山珍海味,这个小馋猫。

止风感觉自己浑身僵硬,躺得快瘫掉了,想爬起来活动活动,心想不知道怎的,昨天这么一晕乎,就睡了一天,不就是紧张和心力交瘁而已,至于劳累成这样吗,真是奇了怪了。

一动,发现自己手上缠了一层纱布,还有些痛,遂将青篱拍醒,一脸懵懂的问道:“小包子,我这是怎么了?我怎么感觉我昨天好像去上山打老虎了似的,现在浑身无力呀。”

青篱见公主醒了开心得像个傻子,随即便清醒了,一拍自己的大脑门,跳起来叫道:“啊呀,糟了,公主你的药。”

“呼呼……幸好没糊。”青篱端了药来,对碗吹了吹,一手扶起妙止风道:“公主,我伺候您喝药。”

青篱眼里都是心疼,心里道:傻公主,还不知道自己昨天命在旦夕,在死神边缘游离,情况自己多危险呢。要是能代人受罪,她宁愿替公主受这个罪,若被她知道是哪个挨千刀的给公主下毒,她一定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也让他尝尝中毒的滋味,太可恶!

“在想什么呢?一大清早魂不守舍的。”妙止风瞧这小丫头好像不对劲。

青篱笑笑,拿了帕子轻轻的给公主擦嘴:“没什么,太医关照了,您要好好休息不能再劳累,休息几天就没事了。”

妙止风表示听话,点点头,忽然又想起什么,向青篱问道:“楚暝没有过来吗?”

她昏倒睡到现在还没见过新婚夫君,难道那厮对她不管不顾,自己去逍遥快活了?要真是这样,等他回来非弄死他不可,敢不带她玩儿。

青篱回道:“王爷去京畿兆尹府了,说是有公事要忙,并吩咐不让任何人打扰您。”

妙止风“哦”了一声,只觉得楚暝一向都是游手好闲,这刚成婚就去办公事了,这人真是琢磨不透。

青篱见公主一副失落的样子,她却什么也不能说,因为王爷说,为了公主的身体着想,此事对公主保密,不要让她多想,所有的事情他来处理,连同他在房内照顾了一宿和换血、包括稽查真凶的事,她一个字也不能说。

青篱觉得王爷是个顶好的人,他说的话总归是没错的,还有洛桑也不错,担心她照顾了公主一夜,饿极了,厨房没好吃的,一大早就给她带了红糖小汤圆。

说起小汤圆,还没来得及吃呢,青篱赶紧去盛了一碗,道:“公主,南楚这边做的小汤圆啊就是好吃,你快尝尝。”

“不了不了,我要起来活动一下筋骨,你自己吃吧。”妙止风爬起来伸了个懒腰,正要到院子里呼吸一下新鲜空气,就看见走廊那边迎面来了个紫衣服的女人。

带着好奇的目光,唤青篱出来,言辞赞赏的道:“这女人是谁呀?看起来步履生风,身姿挺拔,挺有气势啊。”

“喔,公主你说这位呀。”青篱一五一十的道:“她是咱们王爷的姨母,昨儿你们大婚,她也在高堂之上。听说出自武将世家,是南楚当朝开元大将军的二女儿,大女儿是享有贤德之名的年纪轻轻便已故去的明德皇贵妃,也就是王爷的生母。”

她也听说过楚暝的生母,也就是当朝皇帝的俪妃,谥号明德皇贵妃,不过,他还有个姨母,倒是才知道。

“外甥媳妇,你醒啦。”姨母特地过来看妙止风,自来熟的要来拉她的手,“今儿可还好?我瞧着你气色还算不错呀。”

“见过姨母,我一切都好,谢姨母关怀。”妙止风以礼回之,巧妙的缩回自己的手。

司徒芸年近四十多岁的模样,保养得不错,肌肤紧致,黑丝栓成一髻,只插一琉璃发梳于上,利落紫衣,英姿飒爽的装扮,简单大气。

她爽朗的笑道:“听暝儿说,你是个活泼可爱的姑娘,想必快人快语,跟我甚是对付。我呀,是觉得你刚入府,许多东西你也不熟,暝儿忙于公事也是难得乐见的,没空陪你。不如就由我带你四处逛逛吧,在京中开国郡公府人多口实,我也少了舞刀弄枪,不免少许烦闷。不知,你想不想和我去走走?”

话里的意思似乎是刻意表现了楚暝对姨母进行安排,让她来对自己媳妇表示关心和照顾,以弥补自己的不周,但是妙止风细想也能知道,姨母哪里是听了楚暝的话才过来的,她分明就是听说祁王妃生性贪玩,才来的,到司徒芸这个年纪的女人,没工夫工于心计,而是找寻自我,也很是难得呢。

听司徒芸说话很亲近,是个性格大方、不拘小节的人,于是妙止风应邀笑道:“姨母的提议甚好,我正有心要了解长京的人文风俗,还愁无人说与,那等我稍做打扮,再同您出门。”

司徒芸连声道好,等候的功夫,就按捺不住在院子里舞起了套拳。

妙止风突然觉得这个姨母甚是可爱,楚暝却一副阴险丧脸,一点也不如姨母清明磊落。